中唐理財雙星,究竟觸犯了什么忌諱

2019-08-12 09:55 | 來源:未知

中唐理財雙星,究竟觸犯了什么忌諱

公元780年,長安城內,一名使臣攜一道神秘詔書飛馳進入忠州(今重慶)地界。因被誣參與謀反,剛貶為忠州刺史的劉晏被唐德宗賜自裁。
這年,劉晏已是66歲的老人,掌握大唐財權16年,經手資財過億萬。但他死后所留“唯雜書兩乘,米麥數斛”,清廉簡樸出乎朝堂意料,一時“人服其廉,天下以為冤”。
 
《三字經》記載的劉晏
楊炎不久后也遭慘死,更讓歷史增添了一抹悲劇色彩。
讓理財巨擘劉晏走向死亡的,是與他齊名的理財雙璧之一的楊炎。
生活于同時代的劉晏和楊炎,是唐朝中期著名的改革家和理財家,兩人為安史之亂后的唐朝經濟恢復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劉晏恢復漕運,改善民生,改革鹽政,調整食鹽專賣制度,改官收、官運、官銷的食鹽官營專賣制度為官收、商運、商銷的間接專賣制,既平抑鹽價又增加稅收。
 
劉晏整治運河,恢復了唐代經濟
他還創立“常平”法,通過不同區域物資的調運實現“天下無甚貴賤而物常平”的構想,被史家贊為“斂不及民而用度足”。
楊炎則提出“兩稅法”,確立以“資產為宗,以貧富為差”的征稅原則,初步實現了古代社會農業稅收結構從以人頭稅為主,向以資產稅為主的歷史性轉變。
安史之亂以前,唐朝以均田制為土地基本制度,稅收實行和土地人丁掛鉤的“租庸調”制,其特點是“以丁為本”,不問資產。如果人沒有了,財政收入就會減少。
安史之亂期間,農民大規模死傷逃亡。
據《中國經濟通史》記載,大亂之前的玄宗天寶十四年(755年),政府管轄人口有5292萬。到接近大亂尾聲的肅宗乾元三年(760年),所管轄人口僅有1699萬,5年之間銳減3600多萬。
均田制宣告破產,租庸調制也無法繼續實行。
楊炎的兩稅法正是在這種形勢下,為解決唐朝財政虧空提出來的。
兩稅法的主要內容是:
兩稅法主要內容
一、政府量出制入,根據支出額度確定征稅額度,一改過去一直是量入為出的財政制度,確定全國稅額,攤派各地進行征收。
二、不分原住民和移民,一律按現在居住地立戶籍,根據每家資產多少定出不同等級的戶,確定應該繳納的“戶稅”;再根據擁有多少土地,征收“地稅”。
三、以前的租庸調和所有其他稅費全部廢除。流動商人按其經營所在地,收1/30的經營稅。
四、每年分兩次納稅,夏稅在六月之前繳納,秋稅在十一月之前繳納。
五、兩稅一律用錢幣繳納,個別情況也可以折收實物。
六、除兩稅之外,嚴禁另立名目征收其他稅費,否則以“枉法”論處。
兩稅法大大便利了政府征稅,杜絕了苛捐雜稅的泛濫。雖然因為用人失察的緣故,兩稅法在實行中實際上增加了農民的稅賦。但在中國財政史上,兩稅法卻有著極為重要的歷史價值。
楊炎之前和楊炎之后(直到近代),政府都是實行量入為出的收稅原則,只有楊炎提出了量出制入即量出為入。胡寄窗在《中國經濟思想史》中評價說,僅“量出為入”這一點,就可以使楊炎在世界財政思想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理財雙璧互不相容,勢同水火
按理說,劉晏和楊炎均是理財高手、帝國柱石,應當惺惺相惜,相互尊重,共謀發展才對。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兩人均自負才高,互不相融,勢同水火,最后皆冤死。
兩人的交惡,得從宰相元載說起。
元載當宰相后,對年輕才俊楊炎極為看重。后元載因專權獲罪,代宗皇帝下旨交由劉晏審訊。劉晏以元載黨羽眾多不敢專斷為由,奏請皇帝集體審訊。皇帝派遣御史大夫李涵等五名官員共審,經審理后元載被誅殺。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作為元載的嫡系,楊炎由吏部侍郎貶為道州司馬。
楊炎聞聽是劉晏主審元載,便將怨氣全部撒在了劉晏身上,立誓復仇。
楊炎在地方積蓄力量,等待時機。
不久代宗去世,德宗即位,楊炎時來運轉,因他人的舉薦由貶官直升為宰相。
 
中唐理財雙星皆死于德宗之手
德宗聽到傳言,當年父親代宗寵獨狐妃而又愛其子韓王迥,劉晏曾密請代宗立獨狐為皇后,以韓王迥為太子。德宗對此懷恨在心。
于是楊炎趁機痛哭流涕上奏,“賴祖宗福佑,先皇與陛下不為賊臣所離間。不然劉晏、黎干之輩,將動搖江山社稷,陰謀得逞。如今黎干已伏罪,而劉晏還手握財政大權,臣身為宰相,不能主持正義公道,罪當萬死。”
大臣崔裕甫等人欲解救劉晏,于是上奏說:“這件事混淆不清,僅為傳言,沒有絲毫證據,陛下氣量寬洪,已赦免多人,不應當再追究這些捕風捉影的事。”
然而德宗皇帝剛愎不聽,遂罷劉晏轉運等使職,貶為忠州刺史。
楊炎又唆使與劉晏有舊怨的庚準,上書誣陷劉晏謀反,奏請德宗將劉晏秘密處死。
劉晏被殺后,家屬被發配嶺南充軍,連累者達數十人。
將殺劉晏的責任推給皇帝,楊炎將自己推向了死亡
劉晏歷仕四朝,官德清正,才干超群,深得朝臣們的尊重。今無辜被殺,朝堂非議四起,藩鎮節度使也上書問責。
楊炎眼見政局不穩,害怕陰謀敗露,為求自保便派遣心腹分赴各地,借著宣揚德宗恩澤、慰問前方將士的由頭,將劉晏之死的責任全推在皇帝身上。
德宗聞之大怒,進而動了誅殺楊炎的心思。因時機尚未成熟,德宗先迅速提拔楊炎的政敵,在朝堂上處處掣肘楊炎。
誅滅楊炎的機會很快就來了。
楊炎的兒子楊弘業是紈绔子弟,違法亂紀之事頗多。御史中丞嚴郢立案查辦楊弘業時,順帶查出了楊炎違法立家廟的罪狀。
楊炎準備修立家廟,將在東都洛陽的私人府邸委托河南尹趙惠伯出售。
趙惠伯想拍楊炎馬屁,便趁機用府銀高價買下,改造為官府辦公用地。
御史接到密報,探查后認為趙惠伯挪用公款高價買房,屬于權力交換,貪贓枉法。
德宗倚重的大臣盧杞要構陷楊炎,便力主判楊炎監主自盜,罪當絞刑。
當時又有傳言說,楊炎立家廟的地點有帝王之氣,楊炎知情不報而要立廟,有謀反之意。德宗聽說后更加憤怒,下詔將楊炎直接貶為崖州司馬。在距崖州百里地時,又派使者將他賜死。
楊炎在貶往崖州路過艱險的鬼門關時,作詩嘆道:“一去一萬里,千之千不還;崖州在何處,生度鬼門關。”此時,不知被冤的他是否想起了被自己冤死的劉晏。
中唐兩位天才理財家,就這樣死于非命,令人扼腕嘆息。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