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不直接面向公眾發行數字貨幣

2019-08-12 11:04 | 來源:未知

央行不直接面向公眾發行數字貨幣

  “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說是呼之欲出。”在10日舉行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CF40)伊春論壇上,CF40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表示,從2014年至今,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研究已經進行了五年,“去年開始,數字貨幣研究所的相關人員做相關系統開發,已經是996了”。

  穆長春透露,央行不直接向公眾發行數字貨幣,將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在這個過程中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央行不預設技術路線,不一定依賴區塊鏈,將充分調動市場力量,通過競爭實現系統優化。另據《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央行法定數字貨幣前期或先在部分場景試點,待較為成熟后再進一步推廣,出于穩妥考慮,會做好試點退出機制設計。

  深耕五年呼之欲出

  央行8月2日召開電視會議,對2019年下半年重點工作做出部署。會議要求,下半年要做好八項重點工作,其中一項重點工作就是,因勢利導發展金融科技,加強跟蹤調研,積極迎接新的挑戰。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幣研發步伐,跟蹤研究國內外虛擬貨幣發展趨勢,繼續加強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

  據了解,央行對于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究可追溯至五年前,目前已經具有一定規模的專利儲備。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正式成立。《經濟參考報》記者通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查詢系統了解到,截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共申請了74項涉及數字貨幣的專利。

  在電子支付已經十分發達的背景下,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意義何在?穆長春表示,對老百姓而言,基本的支付功能在電子支付和央行數字貨幣之間的界限相對模糊,但央行未來投放的央行數字貨幣在一些功能實現上與電子支付有很大的區別。

  據他介紹,從宏觀經濟角度來講,電子支付工具的資金轉移必須通過傳統銀行賬戶才能完成,采取的是“賬戶緊耦合”的方式。而央行數字貨幣是“賬戶松耦合”,即可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使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央行數字貨幣既可以像現金一樣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同時可以實現可控匿名。

  一直以來,業內密切關注科技巨頭在加密貨幣研發方面的舉動,不久前臉書公司計劃推出加密貨幣Libra即引起市場和監管機構的高度關注。與會人士表示,在商業數字貨幣逐漸升溫的同時,未來數字貨幣發展的趨勢還是基于國家信用、由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

  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邵伏軍表示,央行法定數字貨幣會產生很大的積極影響,能提升對貨幣運行監控的效率,豐富貨幣政策手段。發行央行法定數字貨幣,將使貨幣創造、計賬、流動等數據實時采集成為可能,并在數據脫敏以后,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進行深入分析,為貨幣的投放、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并為經濟調控提供有益的手段。此外,央行數字貨幣能夠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提供幫助。

  技術路線將“市場競爭”

  在公眾的認知中,往往將加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捆綁。央行相關人士此前曾多次表態,數字貨幣不等同于區塊鏈,區塊鏈只是央行數字貨幣備選的底層技術之一。在10日的論壇上,穆長春明確表示,央行在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的過程中不預設技術路線,也就是說不一定依賴某一種技術路線。

  穆長春表示,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小組最開始做了一個原型,完全采用區塊鏈架構,后來發現采用純區塊鏈架構無法實現零售所要求的高并發性能。他解釋道,比特幣每秒處理7筆交易,以太幣是每秒10到20筆,根據臉書公司發布的數據,Libra是每秒1000筆,“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網聯在去年‘雙十一’的交易峰值是每秒92771筆”。

  穆長春說,央行從來沒有預設過技術路線,“任何技術路線都是可以的,不一定是區塊鏈”。他表示,目前央行在技術路線選擇上處于“賽馬”、市場競爭優選的狀態。幾家指定運營機構采取不同的技術路線做數字貨幣的研發,誰的路線好,誰最終會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場接受,誰將最終跑贏比賽。“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適應,前提是你的技術路線要符合一定門檻,比如至少要滿足高并發需求,至少達到30萬筆/秒。”他說。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日前也撰文表示,央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幫助建立競爭性環境,使得最優的技術順利凸顯和發展,通過競爭選優來實現更好的技術應用。競爭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因為技術進步速度很快,因此會出現一種技術在某一階段占有較大的市場份額,但還會有另一項新技術出來,形成一浪接著一浪地往前推進的情形。“這在科技上是常有的現象,有可能在中間產生一種協調、通用、可切換的方法。”周小川指出。

  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此前,有業內人士擔憂,如果由央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可能會對現有商業銀行體系造成根本性沖擊。此次穆長春明確表示,央行法定數字貨幣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他強調,加密資產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但在雙層運營體系安排下,央行是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穆長春表示,中國是一個復雜的經濟體,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各地的經濟發展、資源稟賦、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對于智能終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樣的,在這種經濟體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是一個復雜的系統性工程。如果采用單層運營架構,即由央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意味著央行要獨自面對所有公眾,會給央行帶來極大的挑戰。從提升可得性、增強公眾使用意愿的角度出發,應該采取雙層的運營架構來應對這種困難。他表示,人民銀行決定采取雙層架構,也是為了充分發揮商業機構的資源、人才和技術優勢,促進創新,競爭選優。

  據記者了解,央行法定數字貨幣前期或先在部分場景進行試點,待較為成熟之后再進一步推廣,從穩妥的角度出發,會做好試點退出機制的設計。周小川近日撰文指出,央行數字貨幣試點還是要盡可能地限定范圍,并設計好退出機制。他表示,退出的事前設計就像寫“生前遺囑”一樣,如果出問題怎么退出呢?要事先設計好。技術發明者、創新者也許不熱衷此設計,央行應要求其做充分的設計。

  邵伏軍表示,雙重投放體系中,代理發行機構發行的數字貨幣有自己的標識,如工行發行有工行的標識,農行發行有農行的標識,支付清算機構可通過對現有的網絡進行改造來支持數字貨幣的轉結清算。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