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首例城投平臺違約

2019-08-11 10:18 | 來源:未知

西安首例城投平臺違約

今年8月,記者獨家獲悉,西安臨潼現代工業組團主要建設單位西安渭北投資開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渭北投資集團”)因為資金緊張,無法及時償還多家信托公司貸款。此外,還包括華夏銀行、西安銀行等也進行了展期續貸。
 
近兩年,城投平臺違約頻發。據記者了解,西安渭北投資集團屬于西安市臨潼區資產規模體量最大的城投平臺公司,這系陜西省第二例城投平臺發生違約,也是西安市市區管轄的首例城投公司發生違約。此前陜西第一起城投公司違約事件發生在2018年12月份,韓城市城市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為陜西首家城投公司發生違約。
 
西安市臨潼區是西安市區的重要組成部分,位于陜西省關中平原之東,是古都西安的東大門。渭河東西貫通,將臨潼區分為南北兩部分。作為渭北重要規劃之一的區域,西安渭北工業區臨潼現代工業組團(簡稱“臨潼現代工業組團”)坐落于西安市東北部28公里、臨潼區境內、渭河北岸,2012年正式揭牌成立。歷經七年建設發展,包括年產100萬千升的青島啤酒西安漢斯集團有限公司等企業紛至沓來。
 
而在園區發展的關鍵時刻,資金危局顯現。
 
渭北投資集團屬于西安渭北工業區臨潼現代工業組團管理委員會管理(簡稱:“管委會”)。據記者了解,渭北投資集團公司主營業務為城鎮道路及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等,屬于臨潼區資產規模體量最大的城投平臺公司。
 
另據記者了解,渭北投資集團法人代表為鄭科峰,他同時系渭北投資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8月7日,鄭科峰在獨家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資金緊張從2018年10月份就開始了,資金壓力比較大。”
 
而臨潼現代工業組團作為西安市重點規劃建設項目,2009年11月23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召開第十四屆九十六次常務會議,確定建設西安渭北(臨潼)現代工業新城。如今,臨潼現代工業組團主要建設單位渭北投資集團如今卻面臨金融機構“討債”、多筆債務展期等困境。
 
“債務集中到期”
 
8月7日,記者來到渭北投資集團所在地渭北國際商務中心,跨過渭河秦王一橋,放眼望去,渭北國際商務中心聳立在渭河北岸,稱得上是臨潼現代工業組團區域的地標建筑。
 
就在此時,中泰信托的工作人員正在渭北國際商務中心5樓與渭北投資集團協調債務償還計劃。
 
此前,中泰信托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中泰信托涉及產品為“元泰3號”,絕大多數本金已兌付,剩余本金為3500多萬。
 
與此同時,記者了解到,渭北投資集團的金融機構貸款也多發生在2016年-2018年。據記者了解,2016年-2018年期間,渭北投資集團與包括中泰信托、長安信托、陜國投信托、華夏銀行、北京銀行、中航信托、西安銀行、平安信托等超15家機構發生金融貸款總額超過20億元人民幣。
 
鄭科峰向記者確認,涉及華夏銀行、西安銀行等貸款多已展期,中航信托貸款到期后,又簽署了續發的合同協議。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貸款融資期限多為1年期、2年期,最長為3年期,最短期限為6個月。鄭科峰對記者稱,從2018年底開始,公司融資貸款集中到期,資金壓力就非常大了。
 
另外一方面,鄭科峰稱,公司在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也遭遇了資金緊張的情況。在與金融機構合作的時候,發現多個機構原本部分產品陸續到期后可以續發,但是受金融市場監管趨嚴等影響,部分信托產品不可以續發了,給公司造成的資金壓力非常大。
 
鄭科峰笑稱,“我原本是搞園區規劃建設管理的,對于金融市場包括業務都不太懂,也是在逐漸接觸過程中,慢慢的學習了很多。”
 
在遭遇債務集中到期的同時,2019年上半年,渭北投資集團只有一筆靠外部融資解決公司的項目發展的問題。6月28日,農發行陜西省分行營業部加快推進綠色金融服務,投放4920萬元中長期貸款,全力支持渭北投資集團旗下子公司西安渭北水務有限公司污水處理與再生水回用工程。
 
談及在公司困難的時候能夠獲得農發行陜西省分行這筆融資,鄭科峰認為,只要是實實在在好好做項目,困難是暫時的。
 
關于違約原因,渭北投資集團表示,自2017年起國家對政府平臺類企業融資管理更規范,公司新增融資大幅減少,而公司正好處于還款的高峰期,導致資金緊張。
 
“園區建設資金投入巨大”
 
一方面園區建設,包括道路、綠化、橋梁、公共基礎設施等需要大量的資金;另一方面,園區仍然在招商引資過程中,園區內企業也仍然正在培育過程中,導致稅后等產生現金流項目未及時跟上,這或是導致渭北投資集團陷入資金壓力緊張的的原因之一。
 
鄭科峰向記者介紹,臨潼現代工業組團承接著大西安發展中亟需產業轉移升級的重任,希望多引進例如現代化裝備制造業企業。
 
記者通過公開資料查詢,2009年11月23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召開第十四屆九十六次常務會議,確定建設西安渭北(臨潼)現代工業新城。2012年8月16日,臨潼現代工業組團正式揭牌成立,背負臨潼西安副中心城市工業發展引擎,承接著大西安發展中亟需產業轉移升級、塑造新型生態工業園典范的重任。
 
資料還顯示,園區內包括中國黃金集團重鋼生產基地項目、汽車學院、西北首個F3賽道、鄰里中心項目、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渭北綜合醫院、陜西師范大學渭北中學、青島啤酒年產100萬千升啤酒生產線項目等項目。記者注意到,雖然汽車學院、西北首個F3賽道多個項目已經完工,但是包括鄰里中心項目、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渭北綜合醫院、陜西師范大學渭北中學等多個項目前正在同時施工建設過程中。
 
鄭科峰稱,渭北投資集團前期項目存在全融資代建的情況,需要大量的外部融資支持。
 
此外,鄭科峰表示,公司資金壓力盡管非常大,也要把包括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渭北綜合醫院、陜西師范大學渭北中學等項目盡快完工,因為園區將來招商引資全靠些大項目也增加園區吸引力。
 
鄭科峰告訴記者,這兩年臨潼現代工業組團園區內純外來市場制造業企業帶來的稅收每年收入在1億元左右。而此前,在招商引資過程中,企業入駐后發展需要培育過程,園區給企業很多優惠條件,包括稅收減免等,前些年幾乎沒有稅收收入。
 
“土地出讓”被擱置
 
除了園區建設資金投入大、金融機構貸款集中到期等原因導致渭北投資集團資金壓力緊張,另一個原因是渭河北岸部分居住土地未及時出讓,導致土地出讓金未及時回流。
 
“因生態保護紅線劃界的原因,已獲批土地不能按期掛牌出讓,我公司應收賬款未能按計劃收回。”鄭科峰說。
 
渭北投資集團融資部負責人朱俊向記者確認,2018年8月21日,西安市發布《關于設立西安市渭河生態區的通告》。通告稱,經陜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同意,西安市人民政府決定設立西安市渭河生態區,重點發展生態保護、生態旅游、文化休閑、農業觀光、灘地濕地治理等項目,禁止建設有污染的工業項目及房地產項目,限制開發類建設項目,嚴格項目審批。
 
據了解,西安市渭河生態區位于渭河西安段。縱向范圍:南岸西起周(周至)—眉(眉縣)交界,東至臨(臨潼)—渭(渭南)交界(不含咸陽段);北岸西起秦(秦漢新城)—高(高陵)交界,東至臨(臨潼)—渭(渭南)交界。橫向范圍:沿渭河兩岸堤防向外按照城市核心區200米、城區段1000米、農村段1500米進行控制。
 
此外,通告要求,渭河生態區沿岸城市建設規劃要服從生態區規劃,已建成區段要逐步改造,滿足生態區要求。對生態區內的準入項目,要嚴格控制濱水天際線建筑高度,保證低強度、低密度建設要求。
 
鄭科峰直言:“手續都辦完了,土地出讓的過程中,受政策影響然后停下來了。”
 
鄭科峰表示,政策文件發布后,公司便開始向西安市政府申請確認此前準備招拍掛的土地屬于哪個范圍類型。而同時,此前渭北投資集團計劃出讓土地回流資金被“擱置”,導致資金未及時回流。其原計劃出一宗地,土地出讓金扣除其他費用,返還至管委會支持園區建設。
 
平臺公司轉型
 
在推動債務化解的過程中,渭北投資集團在不斷推動此前計劃土地出讓的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當下鄭科峰對于債務的化解充滿了信心。鄭科峰對記者表示,6月份,公司正式拿到批復,此前被“擱置”的正在出讓的土地屬于200米范圍內,可以正常進行招拍掛了。按照原規劃出讓的土地收入,目前市場價預估在12-15億元人民幣。
 
對于債務化解期限,鄭科峰對記者表示:“臨潼區財政局、西安市金融辦都在積極協調債務解決辦法,預計今年年底涉及債務基本解決。”
 
中泰信托相關負責人也表示:“融資方、擔保方、當地政府正盡最大努力積極協調落實還款資金。”
 
談及遭遇這次債務危機,鄭科峰總結認為,第一、土地出讓未按照原定計劃時間正常出;第二、金融機構抽貸;第三、短貸長投,債務集中到期;第四、在做投融資規劃后,執行過程中,由于政策變化等原因執行上沒有完全按照投融資規劃來進行,資金風險預留度保險度不夠,都是造成現在資金緊張的原因。
 
另外對于存量融資,渭北投資集團表示,將主動轉型并采取以下措施:一、通過存量資產變現、股權出讓、抵質押資產等增加現金流,提高短期風險抵抗力;二、在政府支持與指導下,開展存量債務置換,補充資金流動性;三、園區加快土地出讓工作,集團公司及時收回應收賬款;四、跟存量金融機構磋商,保證續貸。
 
 
作為一家城投平臺負責人,在經歷了公司自身舉債發展,遭遇資金壓力風波后,對于城投平臺公司轉型,鄭科峰也有自己的看法。
 
鄭科峰向記者強調,地方城投平臺公司以后絕不能形成隱性地方債務,不能大部分靠融資來發展,新項目建設必須靠項目收入產生現金流。而平臺公司變成政府項目代建單位,只賺項目管理費,嚴格控制投融資規劃,資金風險系數預留加大。
 
鄭科峰也呼吁,如果城投平臺公司是實實在在做事,希望金融機構不要抽貸,多留點空間。對于渭北投資集團的未來發展,鄭科峰表示,“已經做了最難的事情,情況該好轉了。”
 
據記者從一位信托人士處了解,他表示,目前對于渭北投資集團的債務化解方案依然存疑。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