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如何避免金融沖突升級?

2019-08-10 16:01 | 來源:未知

中美如何避免金融沖突升級?

中美如何避免金融沖突升級?

 

和長臂管轄相結合的美國金融霸權。實際上,從廣義上而言,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國家,也都有自己的"長臂管轄"。但是為什么美國的長臂管轄那么有更強的殺傷力,或者說美國的長臂管轄手更"長"?

中美應避免金融沖突升級

2018年上半年,中美關稅戰爆發以來,雙方沖突逐步升級到了投資戰、技術戰。當前,美國對中國實施金融制裁的鋒芒也在漸露:從原有的丹東銀行、昆侖銀行,到2019年6月傳聞不配合美國調查的三家商業銀行,以及8月6日美國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美國金融制裁的現實及潛在威脅正在上升。

不過根據筆者的調研和觀察,由于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體量巨大、國際關聯度極高,美國難以對中國實施與伊朗、俄羅斯相同量級的金融制裁,較大可能止步于對大型銀行的罰款、以及對中型銀行切斷交易等低烈度制裁。既便如此,中國仍應未雨綢繆,為應對金融制裁做好充分的、最壞的準備。

為了應對美國的金融制裁,首先要厘清的問題是:美國金融制裁為何具有強大殺傷力?對此,我們將給出美國金融制裁的三個強力抓手。目前,包括歐盟在內的多方已經進行了各種嘗試,但都未能跳出美國金融制裁的陰影。對于中國而言,在中短期應基于現實主義進行有效應對,在長期則應基于理想主義統籌推進各項根本性的改革應對措施。

美國金融制裁的三大強力抓手

抓手一:基于長臂管轄獲得法理依據。根據長臂管轄權規定,任何在美國設有分行并營業的外國銀行,美國法院都可以行使管轄權。甚至根據最低限度聯系原則,即便中資銀行與原、被告雙方的糾紛無關,只要被告在某中資銀行開戶,則作為協助執行的第三方,中資銀行也將被卷入訴訟,從而必須予以配合、甚至受到處罰。

1977年以來,美國先后頒布了《反海外腐敗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赫爾姆斯—伯頓法》等8項法律和行政命令,為長臂管轄提供了國內依據。丹東銀行、昆侖銀行,以及傳聞受到美國方面調查要求的3家中國銀行,都是美國進行長臂管轄的典型案例。

抓手二:和長臂管轄相結合的美國金融霸權。實際上,從廣義上而言,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國家,也都有自己的"長臂管轄"。但是為什么美國的長臂管轄那么有更強的殺傷力,或者說美國的長臂管轄手更"長"?

這是因為,美國的長臂管轄是以美國金融霸權為基礎的。美國的金融霸權,則植根于當前的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格局,植根于美國在全球金融體系中諸多領域的優勢地位。可以說,所有國家的任何一家國際性金融機構,都難以脫離美國金融市場、自行開展國際業務。可見,長臂管轄和美國金融霸權兩者相結合,就成為了一種"有毒物質"。這時候,美國長臂管轄的殺傷力就特別巨大。

抓手三:美國通過對SWIFT系統施加影響,挾天子以令諸侯。在跨境支付業務中,由于語言不通、交易量巨大等等原因,跨境支付的信息交互成本高,存在嚴重的效率問題。而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支付報文系統,基本掌握了全球跨境支付信息,可以在這方面提供高效率、低成本的解決方案。目前,各國幾乎都依賴于SWIFT進行跨境支付的報文傳送服務。一旦切斷某個金融機構與SWIFT系統的聯系,則該機構的跨境業務報文成本將大幅上升、甚至難以進行。

2018年8月,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條約、恢復對伊朗的制裁,并要求SWIFT切斷與伊朗的聯系。歐洲國家和SWIFT開始并不接受這一要求。但是,特朗普和美國財政部數次施壓SWIFT,威脅要將SWIFT納入制裁。雖然SWIFT總部位于比利時,在25個董事機構當中,歐洲國家占據17個席位的絕對多數,美國僅占2席;但是迫于前述壓力,歐洲國家和SWIFT雖有不滿,但也只能無奈接受這一要求。可見,SWIFT也是美國長臂管轄和金融霸權的受害者。只不過SWIFT比其他的金融機構更具有核心、樞紐的意義。

從長期來看,一個多元化的國際貨幣體系,有助于SWIFT增強獨立性、避免被少數成員國綁架,在這方面中國、歐盟國家以及SWIFT的利益完全一致。最近的一個積極信號是:2019年8月6日,SWIFT全資中國法人機構成立,人民幣成為美元、歐元之后,被SWIFT接受的第三個國際貨幣。不過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還尚需較長時日。

總之,正是基于美國的金融霸權、長臂管轄的法理依據,以及通過SWIFT系統實現挾天子以令諸侯——美國的金融制裁具有極大的殺傷力。近些年來,美國不但對朝鮮、俄羅斯、伊朗、中國等國家或所屬企業實施過金融制裁,甚至對歐洲國家也采取過長臂管轄,法國的阿爾斯通就是著名案例。此外,歐洲多家銀行都因此遭受巨額罰款,截至2018年2月,德意志銀行被美國罰款累計140億美元,蘇格蘭皇家銀行101億美元,法國巴黎銀行93億美元,瑞士信貸銀行91億美元,瑞銀集團65億美元。

美國金融制裁的威懾力尚難以動搖

首先,歐洲國家的"阻斷法案",難以在新形勢下有效應對美國的長臂管轄。

1990年代,歐盟為應對美國的《赫爾姆斯—伯頓法》出臺的阻斷法案相當有效。當時,美國的索賠人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只要歐洲企業與古巴相應的實體有經貿往來,就可能受到制裁。彼時,歐盟針鋒相對地出臺了阻斷法案,規定只要美國索賠人在歐洲也擁有財產,就會將其財產沒收、從而補償歐洲企業的損失。這種做法相當有效,以至于當時美國并沒有啟用長臂管轄。

2018年,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條約、對伊朗重新實施制裁,包括對和伊朗有經貿往來的歐洲企業進行制裁。在這種新形勢下,歐盟的阻斷法案找不到對應的美國實體機構進行報復。結果造成了阻斷法案執行困難。這時候,如果歐盟企業遵從了美國法案,就違背了歐盟的阻斷法案,反之亦然。這就造成了兩難困境,歐盟企業總要違背一邊的法律,結果就是大多數歐盟企業干脆主動退出了伊朗市場。

其次,歐洲國家的金融創新,也難以跳出美國金融霸權的陰影。

2019年初,英、法、德三國聯合創立了INSTEX機制(貿易交換支持工具)。這實際上是一個易貨貿易的機制,歐盟企業可以與伊朗進行跨境商品貿易,同時避免與伊朗發生跨境支付結算。其前提是:如果歐盟與伊朗的跨境貿易保持平衡、沒有順差與赤字,那么歐洲企業的內部交易、伊朗企業的內部交易就可以替代雙邊的跨境支付。

但是實際上INSTEX難以動搖美國的金融霸權:(1)INSTEX的建立的主要意義在于英法德對美國退出伊核條約表達不滿,同時發出政治信號穩定伊朗情緒,使其繼續執行伊核條約。(2)在美國壓力下,INSTEX機制下涉及的交易仍局限于和人道主義有關的食品、藥物等,遠未擴展到其他商品。(3)伊朗的主要出口商品是石油,在遭受美國重啟制裁后,伊朗的石油出口遭到打擊,無法實現與歐盟的進出口平衡,因此INSTEX機制運轉的前提條件難以實現。作為順差方,歐盟國家必須墊付資金,才能使INSTEX維持運轉。(4)INSTEX的重要出發點之一,恰恰是按照美國財政部標準提高交易透明度,將具有真實貿易背景的涉伊交易與洗錢交易區分開,以此消除美國制裁的借口,加強交易各方的信任,減少交易困難。

再次,多國已經建立了自己的支付清算系統,以及替代SWIFT的報文系統,但是仍難以擺脫美國金融制裁的陰影。例如伊朗、俄羅斯等,都有替代SWIFT的報文系統,但仍然難以擺脫制裁陰影。這是由于:(1)SWIFT的全球報文系統具有較高技術門檻,伊朗、俄羅斯和某些金融機構雖然自有的報文系統,但其技術水平明顯落后于SWIFT系統。(2)國際貨幣交易和報文系統具有網絡效應,新建的報文系統可以進行特定交易,但是離開了全球報文系統,就失去了其網絡生命力。(3)更重要的是,在美國長臂管轄和金融霸權疊加構成的"有毒物質"——金融制裁的施壓下,其他金融機構不敢與受制裁機構有染,受制裁機構極易形成金融孤島,從而失去與現有金融體系的業務聯系。例如,如果失去其他金融機構提供的海運保險,則油輪將面臨不可控風險而無法出海。

中期的現實主義、長期的理想主義

第一,中期內美國金融霸權難以動搖,要盡可能避免金融制裁和中美在金融領域沖突的擴展和升級。美國金融制裁的威懾力,其基礎是美國的金融霸權、長臂管轄,以及對國際金融機構的裹挾。在可見的未來,對于INSTEX、阻斷法案等現有機制,不要抱有太多期望和幻想。從現實主義出發,在中期內,中國應盡量避免將雙邊沖突升級到金融戰,避免觸發美國實施較大規模的金融制裁。

第二,中國金融機構應在美國法律框架內,積極維護自身利益。(1)建立完善的反洗錢框架,增強反洗錢、合規意識。歐美的金融處罰,不僅僅局限于已經發生的違規行為,對于金融機構內部管理框架的不完善、不規范等潛在問題,也會進行嚴厲處罰。(2)在具體操作層面,在美的中資金融機構,要對合規工作給予足夠重視,提供充足預算,吃透當地的文化和規則,善于使用當地雇員。絕對不能想當然的應付監管,企圖蒙混過關。

第三,中國應順勢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同時積極推動國內金融市場的全產業鏈發展。(1)美國頻繁推出金融制裁,特朗普政府反復失信。美國金融機構和智庫也認為,這實際上會加速去美元化的進程。在此過程中,中國應順勢而為推動人民幣國際化。(2)美聯儲即將進入降息周期,要抓住這一有利的時間窗口期,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向充分的彈性匯率制轉變,同時完善人民幣外匯市場的風險對沖工具及其流動性。(3)在貿易和投資領域,對于中國有談判能力和定價權的情況,應爭取更多使用人民幣計價和結算。(4)完善熊貓債市場的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境外和多邊金融機構在華發行人民幣債券。(5)對于已經陷入美國金融制裁的中國金融機構,既來之則安之,要讓這些機構充分發揮其應有的作用。(6)中國迫切需要打造完整的現代金融服務體系產業鏈,尤其是前文提及的海運金融服務體系。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