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銀行赴港補血 同業風險暴露

2019-06-18 11:01| 來源:未知

貴州銀行赴港補血 同業風險暴露
 
  6月6日,貴州銀行在港交所披露招股書,成為繼晉商銀行之后,今年第二家在港交所披露IPO申請材料的內資銀行。
 
  貴州銀行成立于2012年,2015年即著手登陸資本市場的準備,提出了在新三板掛牌的議案,隨后進行了股權確認和增資擴股。在2018年的工作會議中,“登陸資本市場”被當作主要任務之一。
 
  截至目前,在港股上市的內地城商行已有13家,包括重慶銀行、徽商銀行、哈爾濱銀行、盛京銀行等,其中青島銀行、鄭州銀行在登陸港股后實現了回A股上市。前海開源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中小銀行赴港上市仍有一定劣勢,“中小銀行在港股上市后缺乏交易量、PB低于1等情況,其補充資本金的再融資是相對困難的”。
 
  同業業務持續增長
 
  據銀行間拆解中心的數據,貴州銀行的同業存單發行計劃在過去幾年有著大幅提升,計劃額度從2016―2018年分別為300億元、570億元、920億元。貴州銀行資產規模增長明顯,該行總資產由2016年年末的2289.49億元增加至2018年年末的3412.0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22.1%。
 
  “存單計劃規模越大,說明對資金需求量是越大的。”一位曾在建設銀行從事對公業務的行業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據招股書,截至2018年年末,貴州銀行在銀行間市場公開發行但尚未到期的同業存單面值共計720.1億元,實際利率在3.79%―5.50%之間,期限為9―12個月不等;2017年年末,該指標為508億元,實際利率在3.08%―5.38%之間,期限為6―12個月不等。
 
  可見,貴州銀行的同業資金利率在增加,而期限則在縮短。對此,中誠信國際近期出具的評級報告稱,貴州銀行“資產負債期限錯配擴大,流動性風險管理難度較大”。
 
  在同業高成本的壓力下,貴州銀行的盈利指標明顯下降。招股書顯示,貴州銀行在2016年的凈利差為3.86%,2018年降至2.66%;凈利息收益率同樣由2016年的3.95%降至2018年的2.82%。
 
  “2018年本行著力調整發展模式—改變過去通過同業投資增加資產規模的模式,加大表內貸款投放,減少同業投資占比。”貴州銀行在年報中表示。實際上,該行今年年初發布的2019年同業存單發行計劃為1000億元,雖然同比增速下降,但該額度直逼資產規模是該行兩倍的貴陽銀行。
 
  “中小銀行自身業務發展對同業資金依賴很大,會希望突破地域限制做業務和投資。”上述行業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中金公司發布的研報稱:“較之國有大行,中小銀行盈利能力更弱、資產質量風險較高、經營杠桿更高,且來自于同業和債市的負債比重更大。”
 
  茅臺集團為第二大股東
 
  貴州銀行資產質量與地方經濟的密切性頗為顯著。招股書顯示,2019年3月末,該行的客戶貸款及墊款總額為1529.76億元,地方政府所屬企業貸款為650.3億元,占貸款及墊款總額的42.7%;向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貸款在2019年3月末為733.88億元,占貸款總額的48%,造成的不良率為1.32%,高于該行同期的整體不良率1.2%。
 
  這與貴州銀行的股東背景密不可分。在前十大股東中,貴州省財政廳、遵義市財政局、六盤水市財政局合計持有貴州銀行的股份比例近幾年有所提升,由2016年的17.83%提升至2018年年末的19.08%。
 
  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茅臺集團”)為該行第二大股東。2018年4月,茅臺集團參與了貴州銀行的增資事宜,出資21億元認購該行10億股股份,對貴州銀行的持股比例由2017年年末的6.66%提升至14.13%,由原先的第三大股東升為第二大股東。
 
  上述中誠信的評級報告還提示稱:“資產投放集中度較高,業務拓展和資產質量受當地經濟及政府財政狀況波動影響。”
 
  3月末,貴州銀行第一大貸款行業為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的貸款,占總貸款的比例就達到48.2%;緊隨其后的是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建筑業、教育業和房地產業,貸款占比分別為9.6%、8.1%、7.2%、5.8%。近三年來,貴州銀行嚴格控制不良貸款率這一資產質量指標,2016年年末至2018年年末分別為1.92%、1.6%、1.36%。2018年,該行資產減值損失下降至23.92億元,同比減少6.66億元。
 
  如果實現在港股上市,貴州銀行的多個指標在港股上市行的排名靠后。在港股上市的內地13家城商行中,截至2018年年末的資產規模超過4000億元的就有9家,貴州銀行2018年年末3412.03億元的資產規模,規模顯然不能與之相比較。
 
  從盈利能力上看,貴州銀行在2018年年末實現營業收入87.75億元、凈利潤28.83億元,而盛京銀行、徽商銀行在2018年的營業收入達到了159億元和270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5.39億元和108億元。
 
  “機構投資者看重銀行股的資產收益率、資本充足率、總資產、行業地位等,更多的是選擇行業的龍頭股來進行投資,龍頭銀行的抗風險能力較強。”楊德龍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
 
  在港股上市的江西銀行、九江銀行等銀行股,上市以來成交量持續低迷,這與A股中小銀行剛上市后往往連續幾個漲停的情形相比,可謂冰火兩重天。楊德龍表示:“小盤股的往往都有折價,估值非常便宜,這一方面和投資者結構有關。另一方面,香港機構投資機構的研究人員有限,覆蓋公司數量有限,也影響到中小公司的價值發現。”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