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債務危機發酵

2019-08-10 14:25| 來源:未知

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債務危機發酵

  8月6日,風控日報數據顯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原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公告稱,于2019年8月4日到期的“16豐盛01”和“16豐盛02”未回售部分未能按期劃付,截至公告之日,1

  6豐盛01“與 ”16豐盛02的本息合計為10.8億元。


  去年年底,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爆發了近13億元的債務危機,當地政府緊急介入協調,還清了所有逾期借款,避免了危機的進一步發酵。

  而債務風波還未淡出人們的視線,債券違約、信托合同糾紛、借貸糾紛相繼曝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擔保鏈旋渦背后,牽扯出逾百億元的債務問題。

  債券相繼違約

  在8月6日的公告中,南京建工產業集團表示,公司正積極籌措償債資金,爭取盡早完成兌付。本次未能按時清償到期公司債券將會導致公司融資環境進一步惡化,將對公司經營、財務狀況及償債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據經濟觀察報梳理,截至目前,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名下違約債券已達6只,涉及債券余額46億元。

  前幾日,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的“17豐盛01”亦未能按期足額劃付利息7876.60萬元。再往前看,7月19日,南京建工產業的“G17豐盛1”未能按期足額兌付本息共21.5億元,“18豐盛01”也未能按期付息共3750萬元。此前,“17豐盛02”也被曝光出現實質性違約。

  根據數據,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目前債務余額85億元,涉及11只債券。其中以到期計,一年內有5只,共計41億元,1-3年有6只,共計44億元;以行權計,一年內的債券有10只,余額80億元,1-3年有1只,余額5億元。另據悉,在其11只存量債券中,有9只債券涉及“提前到期條款”,總計6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成立于2002年11月,是南京市知名民營企業,連續多年位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前列。該集團注冊資本16.39億元人民幣,實際控制人為自然人季昌榮。2019年1月由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豐盛集團”)更改為現名,公司主營建筑工程、裝飾工程、城市軌道交通工程、市政工程、道路工程、橋梁工程等建筑施工和貿易(建材)等業務。

  截至2018年年中,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總資產631.7億元,前實際控制人季昌群在2018年胡潤百富榜中,以300億財富排名第89位。作為南京本土企業,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承接大量市政項目,包括路橋市政、新型城鎮化建設、建筑節能等基礎設施和保障房等任務。

  百億信托“踩雷”

  危機始于2018年底,彼時南京建工產業集團還為豐盛集團,公司曾發布關于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涉及未償還債務合計12.78億元。后來據稱在政府的協調幫助下,僅僅用了3天的時間該公司就解決了這近13億元的債務危機。

  雖然,“三日危情”很快平息,但其危機并沒有就此消散。

  三個月后,2019年3月20日,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京高科”)公告稱,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及其旗下南京東部路橋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南京東部路橋”),曾向長安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長安信托”)累計申請信托貸款28.5億元,由南京高科股東南京新港開發總公司(下稱“南京新港”)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因南京東部路橋、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未按照約定兌付兌息,長安信托申請訴前財產保全。2019年3月12日,經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南京新港名下銀行存款約1.66億元及其持有的南京高科近2.5億股股票被凍結。

  一紙公告牽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28.5億信托違約。而令市場擔心的是,根據南京豐盛去年年底流出的未能清償到期債務公告顯示,除了長安信托以外,還有另外7家信托公司逾80億元信托產品。

  據經濟觀察報梳理,其中,中融國際信托10億元,2019年6月到期;中建投信托4億元,2019年10月到期;光大信托1.228億元,2020年4月份到期;中信信托20億元,2020年8月到期。融資主體為南京豐盛集團及其旗下子公司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南京東部路橋、南京興智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南京江北新能源開發管理有限公司。

  繼長安信托后,中融信托“踩雷”南京建工產業集團10億元也浮出水面。

  4月份,南京高科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南京新港所持有該公司130314657股無限售流通股被司法凍結。據了解,中融國際信托申請訴前財產保全,判決結果為凍結被申請人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南京新港、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朱承勝名下銀行存款1024449315.07元,若存款余額不足,則查封其名下同等價值其他財產。

  截至發稿,記者電話問詢上述信托公司,至今未得到回復。

  上海律師協會信托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馮加慶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從整個信托行業來看,確實存在集中“踩雷”的現象。一些信托公司在風險偏好及標的物的選擇上會存在一定共性,導致資金向某些企業集中;此外,從信托公司合規風控角度來講,對融資主體核查、檢索的途徑有限,無法對一個企業的借貸情況進行全面了解。

  記者查閱天眼查發現,在關于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法律訴訟一欄中,8月7日披露了中建投信托與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南京嘉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于3月20日立案,但原告中建投信托又于5月27日提出撤訴申請。無獨有偶,在上述多家信托公司名單之外,另一家浙商金匯信托也曾因合同糾紛起訴南京建工產業集團,裁定書顯示,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3月7日立案。但因原告浙商金匯信托未按期預交案件受理費,本案最終做撤回起訴處理。

  擔保旋渦

  除了以上債券違約金額以及信托資金,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對金融機構的借款可能不止于此。

  近日,經濟觀察報從深圳方正東亞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方正東亞資本”)獲悉,該公司發行的“方正東亞資本-鵬信5號南京建工私募投資基金”(下稱“鵬信5號”),因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仍未償付貸款利息5204701.38元,已發生實質性違約,該公司已啟動訴訟程序。

  方正東亞資本官網顯示,“鵬信5號”于2017年11月14日成立,預定期限為24個月,分期募集,截至6月中,該私募基金已募集金額合計12280萬元,資金用途為通過單一信托計劃向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發放信托貸款,資金最終用于補充南京建工流動資金。

  此外,南京高科4月30日公告稱,其控股股東南京新港持有的上市公司約4.3億股股份被輪候凍結。此次凍結的5000萬股,因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對重慶蘇寧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與南京燕子磯保障房開發有限公司、南京新港、南京建工產業集團、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一案,涉案金額5億多元。

  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流動性危機已經嚴重拖累作為擔保方的南京新港。而前者還有多少債務問題,恐怕還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

  華創證券7月份的研報中顯示,2015年12月30日,聯合評級將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的主體評級定為AA,2019年3月13日,聯合評級將其評級下調為A,3月27日下調為BBB,4月17日調降為BB+,6月19日下調至C。研報中曾分析三個違約原因為,該集團主營業務是PPP,資金占用周期長,回款慢;盲目并購擴張,去杠桿背景下引發流動性危機;對外擔保比例較高,資金頻繁往來,其中對三胞集團、新光控股集團的擔保,因二者違約加劇了公司再融資困難。

  中債資信建筑行業研究團隊認為,2018年以來,去杠桿防風險等政策導致融資環境緊張,南京建工產業集團長期依靠外部滾動融資的渠道受阻,資金壓力凸顯,或為導致公司違約的主要原因。更深層次看,企業對外投資規模超越自身承受能力是違約的核心原因,同時往來交易頻繁,資金管控風險增加,進一步加劇財務風險。

  方正東亞資本在6月中旬發布的公告中表示:2019年3月,南京建工集團陸續與多家金融機構發生實質性違約,并了解到其正進行重組。為確保償債安全,我司立即就本私募基金到期情況與南京建工進行了多次溝通,要求進一步明確還款安排并承諾按時還款,以及及時公布重組進展。

  在馮加慶看來,政府的介入也并不意味著會得到妥善的處理,是生是死,最終也可能會通過市場化來選擇。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