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爾多斯文創產業下一站

2019-08-10 12:38| 來源:未知

鄂爾多斯文創產業下一站

“下一步,鄂爾多斯要解決的是如何把文化的優勢轉為產業的優勢,在文化開發利用上做好功課,這樣才能走向市場,使文化實力變為產業優勢。”鄂爾多斯市政協黨組成員、副主席喬明近日如是表示。是日,文創鏈接未來”創投高峰論壇暨第三屆鄂爾多斯文化創意大會在鄂爾多斯舉辦。
 
眾所周知,鄂爾多斯是典型的能源城市,在近9萬平方公里土地上,有近7萬平方公里分布著煤、油資源。同時,它也擁有豐富的文化軟實力,如河套文化、青銅文化與蒙元文化等。怎樣實現由“羊煤土氣”的城市名片到文化產業的轉型升級,一直是鄂爾多斯發展的重要課題。
 
近幾年,鄂爾多斯著力于實現文化、旅游、金融的深度融合,進而推動區域經濟的轉型升級。據悉,從2014年被確定為國家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以來,鄂爾多斯在文創領域共承擔了國家文化產業支撐項目4項、自治區文化產業項目19項,科技計劃和文化產業扶持項目96項,共獲得無償扶持資金3.8億元,扶持了近300多家企業和項目,推動300多億民營資本投資文化旅游產業。
 
在現階段,為實現文創產業經濟的進一步突破,鄂爾多斯需要思考一個問題:文創產業下一步棋要如何走?現在,文創產業的發展面臨同一問題是對資源比較熟悉,對市場相對來說了解不夠。會陷入自說自話、自我欣賞的陷阱,“不懂得”自己文化產品是為誰做的?“鄂爾多斯正在‘摸著石頭過河’,我們需要研究市場,了解消費者需求,然后再看自己擁有的文化資源條件,投資條件、技術手段來滿足市場需求。”文化和旅游部產業發展司原二級巡視員蔡家成對經濟觀察網表示。
 
擺渡“鄉愁”
 
“目前,中國文化產業結構性的轉向就是從過去文化產業的1.0、2.0產業發展形態,走向文化創意產業3.0形態。”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黃威指出,所謂3.0產業發展形態,就是更具精神內涵的產業。文化的本質是“鄉愁”,真正好的文化產品、高質量發展的文化產業,是把人們內心深處的“鄉愁”擺渡出來,展現給世人,這才能構成高質量的文化產品,或者說能夠持續發展的文化產業,這才是文化產業的內涵,也是鄂爾多斯未來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
 
那么,在文創3.0時代,如何打造高質量的文化產品?鄂爾多斯怎么實現文化創意的突破?這一目標的實現,需要多維度探索。
 
“鄂爾多斯未來的方向一定是‘互聯網+’和‘文化創意+’共同驅動,通過賦能傳統產業,在傳統產業發展的同時,‘文化創意+’得到了同樣的發展。”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研究員王齊國進一步解釋,通過“互聯網+”可以把現有的文化產業形態量化做大,便利性做大,通過互聯網大數據賦能文化創意產業。但是,“互聯網+”雖然提供傳統產業鏈,對品質卻缺乏要求,而文化創意、“文化創意+”恰恰解決的是產品的品質問題,文化創意賦能傳統產業,可以使傳統產業的品質更高,審美趣味更高、附加值更高,利潤就更高。
 
具體來說,文化創意作為生產資料,是無形資產,有時候特指知識產權或者IP轉變為城市資源,這種城市資源越多,城市的特色越大、魅力也就越大。“文化創意+”也可以從兩個方面體現:一是文化創意與產品和服務融合,在產品和服務的使用價值之上,增加內涵,所謂的增加內涵就是改變供給側結構性問題,提升消費者的審美趣味,實現人對美好事物的追求;其次,文化創意與城市空間融合,使空間結構、空間設施更具人文色彩,更加舒適而便利,空間景觀更具審美價值,城市不再是鋼筋、水泥的森林,它可以擺渡人們內心深處的“鄉愁”。
 
無數據不決策
 
對于鄂爾多斯來說,它有著河套文化、草原文化、蒙元文化、青銅文化等深厚的文化底蘊,把鄂爾多斯的文化底蘊以科技賦能,在高科技的推動下,把鄂爾多斯已經具有的“羊煤土氣”的基礎,升級為文創產業的轉型升級。“沒有高科技與鄂爾多斯文化的高度融合,我們可能失去很多的機會。”中國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所長金元浦表示。
 
尤其在5G技術的背景下,城市的文創產業發展已經呈現出無數據不決策的趨勢。“首先是城市文旅的定位,其實我特別恐懼的是文化和旅游的融合,因為很多地方試圖把當地并不出名的文化跟旅游結合。現在有些城市的口號叫女皇故里、武則天的故里,相信很多人不知道。比如說成吉思汗陵在哪個城市?知道的人并不多,這是個很要命的問題。”酷旅互動數據CEO李明儒解釋,通過數據分析消費者心目中怎么認識這個城市,才可以做產品打造、項目建設的前期分析,有了定位我們才可以設計產品,我們的文創設計才可以發揚光大。
 
他進一步表示,現在,移動互聯網和大數據已經可以做到因果營銷,如可以把攜程上搜索過鄂爾多斯的潛在消費者搜出來,然后向他們進行精準投喂策略。消費者到達這個城市之后,實施營銷普惠策略補貼優惠,吸引消費者來,然后用各種手段引流他們去到各個城市。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