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鋼3億元銀行承兌匯票逾期

2019-08-11 11:12 | 來源:未知

鞍鋼3億元銀行承兌匯票逾期

  鞍鋼股份(000898.SZ)日前公告稱,公司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3.38億元出現逾期未償付情況,另外尚有未來可能被后手貼現方追索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4.94億元。

  銀行承兌匯票竟然不能兌付了?這份公告很快在金融行業引發軒然大波。隨后,中國人民銀行沈陽分行和鞍鋼股份澄清,開票的“金融機構”為個別財務公司,不是商業銀行。

  “現在我們正在設法追索。”8月6日,鞍鋼股份董秘辦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因為涉及到商業秘密,這家開票的財務公司的具體名稱還不方便對外透露,但是“可以肯定不是外界所傳的寶塔石化財務公司”。

  近一年多以來,寶塔石化集團財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塔石化財務公司”或“寶塔石化”)、海航集團財務有限公司、重慶力帆財務公司等都相繼爆出了匯票不能承兌問題。

  作為實體企業的“內部銀行”,中國253家財務公司掌管的資產規模已達9.5萬億元,其中表內資產總額6.33萬億元。超速發展之下,風險正暗流涌動。

  8.32億承兌匯票存風險

  在“關于部分銀行承兌匯票到期未獲清償的公告”中,鞍鋼股份提到,公司在銷售商品過程中,收取的部分貨款為金融機構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3.38億元出現逾期未償付情況,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 0.64%。

  另外,截至2019年7月31日,鞍鋼股份未來仍有可能被后手貼現方追索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4.94億元,占凈資產的0.94%。

  2019年一季度,鞍鋼股份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入人民幣20.09億元。對于國內排名第二的鋼鐵企業鞍鋼股份而言,這筆3.38億元的承兌匯票影響并不算大。即便如此,這一消息仍像顆深水炸彈,給金融市場內帶來不小的震動。

  8月4日當天是周末,中國人民銀行沈陽分行緊急發布“有關情況的說明”,稱經排查,鞍鋼股份公告所指的“金融機構”為個別財務公司,不是商業銀行。隨后,鞍鋼股份也作出補充公告稱,公司持有的商業銀行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均正常兌付,到期未清償的是由個別“財務公司”開出。

  無獨有偶,有消息稱,鞍鋼集團旗下的攀鋼集團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在2018年11月就發函表示,接集團財務部通知,不再收取16家銀行和金融機構開出的銀行承兌票據,其中的財務公司有8家,分別是寶塔石化財務公司、海航集團財務有限公司、重慶力帆財務公司、西王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億利集團財務公司、江蘇華西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復星國際財務有限公司和恒大集團財務有限公司。但隨后這一消息被攀鋼集團否認。

  那么,鞍鋼股份這次所指的財務公司到底是誰?

  8月6日,鞍鋼股份董秘辦人士告訴本報記者,現在公司已經啟動了追索程序,已經拿到了所有票據前手客戶、開具機構的還款承諾函。至于開具企業的名稱,由于涉及到公司的商業秘密,不便對外透露。

  另外該人士稱,可以確認不是寶塔石化財務公司。

  “3.38億元資金的票據肯定不是一張票據,每張票據背書的主體一般都不一樣,行使票據追索權需要根據不同的單個票據分別進行。”長期研究票據問題的北京大成(石家莊)律師事務所律師郭玉棉告訴記者,鞍鋼股份在出現法律糾紛等重大事項的時候有依法向公眾信息披露的義務,而這次公告不屬于行使票據追索權的法律行為。另外,作為最后持票人的企業,在票據被拒絕承兌或者拒絕付款后,要求是自票據被拒付之日起六個月行使,所以一定要注意訴訟時效是很短的。

  也有金融從業者認為,鞍鋼股份通過發這樣一個公告,實際取得的輿論效果還不錯,現在央行沈陽分行已經關注,預計行使追索權也將快一些。

  2018年7月,鞍鋼股份計劃現金收購鞍鋼集團持有的朝陽鋼鐵有限公司100%股權,估值59.04億元。深交所反饋關注函,問到鞍鋼股份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支付本次交易。隨后鞍鋼股份答復,雖然公司的貨幣余額為22.65億元,但還有應收票據余額116.99億元。公司應收票據大部分為銀行承兌匯票,主要來源為產品銷售收款所得。結構主要是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及與公司密切合作的央企財務公司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

  當時,鞍鋼股份還提到“公司在銀行承兌匯票托收回款過程中從未出現兌付風險”。但一年之后,鞍鋼股份就曝出承兌匯票出現兌付風險。

  寶塔石化的“前車之鑒”

  自1987年,全國第一家企業集團財務公司東風汽車工業財務公司成立至今,中國財務公司發展走過了30余年,已經發展為中國金融版圖中一支龐大的力量。

  中國財務公司協會在8月1日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中國有財務公司253家,較2017年末增加6家,全行業表內外資產總額9.50萬億元,同比增長9.3%,資產增速高于銀行業平均增速4.41個百分點。

  2018年,財務公司實現營業凈收入1413億元,實現凈利潤790.3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了15.79%和4.92%。

  原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曾在一次內部培訓上提到,設立財務公司的目的,是通過對集團內部資金集中管理,提高內部資金、資源的使用效率,輔之以一定的投資、融資等手段,達到優化集團資源配置、改進現金流的目的。

  郭玉棉認為,為了支持實體企業的發展,國家給財務公司的政策支持中,有兩點值得關注,一是允許財務公司開展延伸產業鏈金融服務試點,即:非集團成員單位客戶可在財務公司開立結算賬戶用于發放、歸還貸款和存入保證金,但賬戶余額不得超出財務公司對其實際融資額及相應收益之和,這相當于給財務公司頒發了“半個銀行牌照”。另外一項支持,是允許財務公司簽發抬頭為“銀行承兌匯票”的商業票據,這種方式實際上也為財務公司增加了信用。

  然而,本應只能服務于集團內部企業的財務公司,卻被一些企業變成了融資平臺,將業務延伸到集團企業之外,其典型就是2018年爆發的寶塔石化票據危機。

  2018年12月,銀川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寶塔石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孫珩超等8人逮捕,其中孫珩超涉嫌票據詐騙罪,另外7名高管涉嫌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在寶塔石化的票據窩案中,融資造假的主體正是2016年4月8日掛牌運營的寶塔石化財務公司。

  2016年5月,孫珩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過去對金融資本缺乏認識,財務公司喚醒了“夢中人”,在資本杠桿的撬動下寶塔石化將大有可為,過去被資金卡脖子的歷史結束了。

  或許是認知出了偏差,最終導致孫珩超踩了紅線。據了解,離開了真實貿易業務的票據融資,其玩法是簽發承兌匯票、然后拿到他行貼現、隨后將貼現資金作為保證金再開票據、再貼現……在企業資金狀況良好的情況下,這種融資能夠維持循環,但是一旦出票企業資金鏈出現問題,不能夠到期兌付,風險就會集中爆發。在票據中介和“票友圈”,寶塔石化的票據利率曾在15%以上,部分甚至高達30%。超過的利率推動寶塔石化如“滾雪球”般做大了票據業務規模。

  廣州一家物流公司項目經理告訴記者,公司持有一張寶塔石化財務公司出具的電子銀行承兌匯票,金額為50萬元,到期日為2018年9月,已經逾期了近11個月。公司已經按照要求在2019年1月進行了登記后,至今未能兌付。

  利用寶塔石化財務公司的金融牌照,寶塔石化集團的票據業務急劇增長,應付票據從2016年的56億元,增加到2018年9月底的164億元。除此之外,寶塔石化還有43.85億元的短期借款。

  記者從寶塔石化內部人士了解到,公司仍在籌措償債資金,到期匯票兌付時間現在仍不確定,而孫珩超的刑事案件現在仍在偵辦中。

  財務公司監管或收緊

  一位貿易企業從業者告訴記者,寶塔石化票據案爆雷,對行業的影響非比尋常,一些公司甚至明確表示拒絕所有財務公司出具的匯票。

  除了寶塔石化之外,還有多少財務公司的“雷”沒有引爆?

  早在2019年2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表示,票據融資、短期貸款上升比較快,這不僅有可能造成“套利”和資金“空轉”等行為,而且可能會帶來新的潛在風險。

  中國財務公司協會報告中稱,雖有個別財務公司出現了風險事件,但財務公司整體經營穩健,風險指標整體優良。

  一位金融從業者告訴記者,實際上200多家財務公司存在較大差異,比如中石油集團旗下的中油財務有限責任公司,業內排名第一,其資產規模、盈利水平和抗風險能力,民營企業的財務公司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記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財務公司行業不良資產余額為316億元,不良資產率年為0.46%,相較于商業銀行1.89%的不良資產率,這是一個非常低的數字。但是財務公司不良資產率在2017年是0.03%,也就是說,2018年同比上漲了1433.33%。

  另外,253家財務公司中,無不良資產的財務公司達214家。這就意味著,已經有39家財務公司出現不良資產。

  針對個別財務公司發生的承兌匯票逾期未兌付風險事件,7月底,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企業集團財務公司票據業務監管的通知》,對財務公司提出了嚴格審查貿易背景真實性、合理確定票據承兌業務規模,不得簽發超出客戶授信額度的承兌匯票、加強票據承兌保證金管理、強化票據兌付的流動性管理、合規開展買斷式轉貼現業務等要求。

  另外,中國銀保監會還要求財務公司制定應急預案,當票據承兌業務可能出現或已出現逾期風險時,要及時啟動預案并于24小時內將相關情況報送屬地監管部門。

  在具體的監測指標上,中國銀保監會要求各地監管部門重點關注票據承兌業務余額超出其月末存放同業余額3倍或承兌保證金存款占所有存款比率超出30%的財務公司。

  江西財經大學九銀票據研究院執行院長肖小和告訴記者,建議由財務公司主管部門牽頭成立的混合所有制的財務票據平臺,作為第三方參與票據貼現交易,以及上海票據交易所的票據二級市場交易,可以最大限度防范“逆流程操作”“倒打款”“一票二賣”等違法、違規行為,通過財務公司票據平臺相關系統的建設,也能配合上海票據交易所進一步限制少數金融機構“內外勾結”等票據作案行為。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監管部門正在考慮成立財務公司行業風險基金,但具體的做法存在爭議。

  在郭玉棉看來,財務公司行業風險基金可以是由中國財務公司協會這樣的民間機構發起,也可以政府強制,有點類似商業銀行向央行繳納備付金一樣,起到擔保作用。

  現在,財務公司的存款準備金率為7%,大型金融機構和小型金融機構分別為14%和12%。但相較于商業銀行,財務公司的存款基數非常小,一旦發生像寶塔石化這樣的惡性案件,財務公司的存款準備金仍是“杯水車薪”。

  即便如此,此前仍有不少財務公司曾表達出希望降低甚至取消存款準備金的訴求,所以財務公司的行業風險基金制度建設仍任重道遠。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