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最終被接管還是重組

2019-08-10 12:29| 來源:未知

銀行最終被接管還是重組

包商銀行是因為大股東明天集團通過隱匿代持等方式持有該行89%的股份,繼而把包商銀行當成“提款機”,導致巨額股東占款無法歸還,發生嚴重的信用危機。而錦州銀行則是在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分層的背景下,發生了暫時的流動性風險。
 
近日,錦州銀行獲得工商銀行子公司工銀投資、中國信達子公司信達投資和中國長城資產三家機構戰略入股,以戰略重組的方式開啟了該行的風險化解帷幕。
 
市場普遍看好錦州銀行的重組。國際評級機構穆迪認為,錦州銀行此次引入的上述三家金融機構均擁有龐大的財務資源、豐富的經驗和強大的政府支持,這將提振市場信心,并有助于其進一步采取措施加強銀行資產負債表和運營。在穆迪看來,錦州銀行此次股份出讓,對其他遭遇財務困境的區域性銀行同樣具有正面影響。
 
為何包商和錦州兩家銀行均發生了風險,處置路徑卻大相徑庭?一時間,各方也開始探討高風險金融機構合適的處置方式。有聲音認為,相比此前包商銀行的“接管”,錦州銀行的風險處置方式似乎給市場帶來的波動更小。
 
接近金融管理部門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表面上都是兩家機構經營發生了風險,實則性質完全不同。包商銀行是因為大股東明天集團通過隱匿代持等方式持有該行89%的股份,繼而把包商銀行當成“提款機”,導致巨額股東占款無法歸還,發生嚴重的信用危機。而錦州銀行則是在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分層的背景下,發生了暫時的流動性風險。
 
對癥下藥方才是良醫。市場人士也認為,“不能因為錦州銀行的平穩重組而懷疑對包商銀行的接管。針對包商這種特殊情況,接管是及時化解金融風險的必要手段,也是穩定包商銀行經營的有效手段。”監管部門也認為,“從接管后兩個多月的情況看,包商銀行不是流動性風險,而是嚴重資不抵債風險。采取接管措施是迫不得已的手段,也是唯一正確的手段。”
 
金融管理部門果斷處置
 
5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聯合發布公告,稱鑒于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為保護存款人和其他客戶合法權益,自2019年5月24日起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
 
接近監管的人士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包商銀行的接管是嚴格按照《商業銀行法》的規定來進行,只是個案。且這一結果并非臨時起意,此前已反復研討論證長達兩年之久。
 
《商業銀行法》第六十四條明確規定,商業銀行已經或者可能發生信用危機,嚴重影響存款人的利益時,才達到被接管的條件。
 
包商銀行被接管后,全額保障了該行零售客戶負債,同時同業業務打破了剛性兌付,也引起發中小金融機構的信用分層。市場人士認為:“同業信用分層長遠來看是好事,因為此前的同業交易都是不區分對手實力的,資產規模幾萬億的國有大行和一個小小的村鎮銀行都被看做是可以無限剛兌的,這實際上是一種盲目的牌照信仰。”
 
在此背景下,部分高度依賴同業融資的中小金融機構出現流動性困難,錦州銀行負債較為依賴同業業務,核數師辭任事件作為導火索觸發了錦州銀行流動性風險。
 
據知情人士透露,對于錦州銀行的流動性風險處置,央行會同銀保監會牽頭建立專門的工作機制,具體由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負責,成員單位包括人民銀行、銀保監會、遼寧省政府、錦州市委市政府等。據了解,經初步排查,錦州銀行主要是流動性問題,加上該行股權較為分散,一定程度上存在股東不當關聯交易和內部人控制等問題。
 
年報“難產”疊加流動性分層,錦州銀行風險便爆發出來。
 
今年4月1日,錦州銀行發布公告稱,由于需要額外時間提供核數師所需資料,該集團2018年度的年度業績將會遲延刊發。5月31日,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向錦州銀行辭任該行核數師。一時間,市場對該行的信用狀況有所擔憂。
 
市場機構分析認為,核數師請辭引發流動性風險暴露后,錦州銀行短時間內確實很難找到合適的戰略投資者。金融管理部門出面協調,可以快速找到合適的重組方,并加快重組進程,整個過程都是符合上市公司的相關規則。
 
市場化受讓股權
 
7月28日,錦州銀行發布公告稱,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管理部門的支持及指導下,錦州銀行部分股東向工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工銀投資”)、信達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信達投資”)及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轉讓了其持有的部分該行內資股。
 
有接近該交易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由于錦州銀行和其中兩家戰投均是上市公司,因此在重組過程中,嚴格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式進行。比如為了兼顧戰投和原股東的利益,協議轉讓也采用了簿記建檔的公平方式進行收購,定價上采取的是可比公司的定價機制并設置價格調整條款。
 
據介紹,錦州銀行此前有內資股東109家,為了不觸發上市公司全面邀約收購的條款,三家戰投擬受讓的存量股份為20%-25%。知情人士稱,“前期監管部門先約談違規占款的股東,要求其盡快歸還貸款,如果不能在限定的期限內歸還貸款則以股抵債。不過,為了保證收購的公平性,最終的受讓方案是把出賣股份的機會向所有的錦州銀行內資股股東開放。”
 
具體的措施是讓錦州銀行的原股東,通過簿記建檔的方式申報擬出售的份額和價格。據前述人士透露,截至7月27日,簿記建檔收到27份賣出報價回復,涉及股份17.25億股,占股份總數的22.16%。截至7月28日,合計有24戶股東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涉及股份數量16.84億股,占比為21.64%。
 
7月28日,工行和中國信達分別發布公告:工行擬通過全資子公司工銀投資出資不超過30億元受讓錦州銀行的內資股股份,占錦州銀行普通股股份總數的10.82%;中國信達全資附屬公司信達投資擬受讓錦州銀行內資股股份,占錦州銀行普通股股份總數的比例為6.49%。此外,中國長城也將受讓4.33%的股份。
 
根據工行和信達的公告,也有人初步計算了錦州銀行的受讓價格,認為轉讓價格與停牌前的最新收盤價和賬面價值相比有較高折價。為此,前述人士表示,由于受讓的是非流通股,因不能上市流通,流動性差,轉讓時通常較流通股存在明顯流動性折價,將采用通行的可比公司價值法,確定三家戰投的最終受讓價格,預計平均市凈率不超過0.5倍。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