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銀行凈利潤不增反降

2019-08-10 10:04 | 來源:未知

寧夏銀行凈利潤不增反降

隨著同業剛兌被打破,流動性分層明顯,以投資收益為盈利引擎的銀行面臨的風險更加突出。
 
近日中誠信國際公布的寧夏銀行2018年評級報告指出,資金運作依然是推動寧夏銀行凈營業收入增長的主力。數據顯示,寧夏銀行投資收益近3年逐年提升,2017年及2018年投資收益分別為1.13億元和13.38億元。8月5日公布的寧夏銀行二季度報告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該行投資收益已經達到8.47億元。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部分中小銀行要依靠投資收益拉動盈利,一方面是由于中小銀行信貸市場份額被大型銀行“分食”,另一方面,證券、債券等投資資產風險可控、資本消耗低。
 
值得注意的是,寧夏銀行凈利潤增速并未與營業收入增速同步,而是呈現逐年遞減的趨勢,一方面是由于利息凈收入“縮水”,另一方面是受資產減值損失的影響。評級報告指出,寧夏銀行的資產質量面臨一定壓力。截至2018年底,寧夏銀行不良率由2017年底的2.20%提升至3.79%。
 
投資收益由2017年1.13億元增至2018年13.38億元
 
近日,中誠信國際公布了對寧夏銀行的評級報告,指出資金運作推動了該行凈營業收入增長。
 
經歷了連續兩年營業收入縮水后,2018年,寧夏銀行的營業收入終于回歸正向增長。2016年至2018年,寧夏銀行分別約實現營業收入為33.87億元、32.38億元,35.87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9.2%、-4.4%、10.79%。
 
同時,近年來寧夏銀行投資收益漲勢迅猛。2016年、2017年、2018年,寧夏銀行投資收益分別為0.17億元、1.13億元和13.38億元。根據8月5日公布的寧夏銀行二季度報告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投資收益已經達到8.47億元。
 
2016年,寧夏銀行在年報中披露稱,因產品流動性管理需要,在行情較好時該行出售了2013~2015年部分債券,買賣價差增加,投資收益增幅達到496.17%;2017年,寧夏銀行在業績報中披露稱,由于該行基金投資規模的增加,使得投資收益增幅達到548.53%。
 
然而,2018年寧夏銀行的凈利潤表現卻沒有與營業收入變化同步。2018年,寧夏銀行實現凈利潤5.75億元,同比增速為-30.78%。寧夏銀行在2016年、2017年的凈利潤分別為9.10億元、8.31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1.3%、-8.66% 。
 
數據顯示,與寧夏銀行凈利潤增速降低步調一致的還有利息凈收入。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寧夏銀行利息凈收入分別為32.87億元、30.61億元和17.39億元。根據寧夏銀行2018年報顯示,該行利息收入中,債券及其他投資的規模由2017年的20.19億元收縮為2018年的11.15億元;在利息支付中,吸收存款及應付債券規模都有所增加。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熊啟躍研究員告訴記者,部分中小銀行主要依靠投資收益拉動盈利,一方面受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影響,傳統信貸業務風險加大,資本占用較高,證券投資雖盈利略低,但風險可控,資本消耗低,流動性較好,受到中小銀行青睞;另外,在宏觀政策調控的影響下,小微、民營企業貸款的市場競爭加劇,中小銀行市場份額下降,資產分布發生了一些調整。
 
評級報告也贊同上述說法,評級報告指出,為彌補存貸款增長壓力,寧夏銀行加大資金運作力度,加大同業資金融入力度以緩解全行流動性壓力。資產配置方面,2018年在信貸投放趨緩背景下,為擴大資金營運收益,寧夏銀行加強市場分析,加大市場操作力度,增配債券、信托受益權等投資資產,同業資產規模有所收縮。
 
評級報告披露稱,截至2018年末,寧夏銀行同業債權余額為21.77億元,同比減少68.81%;證券投資余額同比增加4.92%至586.89億元。
 
具體來看,寧夏銀行調整債券資產配置策略,大幅增持長久期債券,國債、地方政府債券以及金融債合計占比38.91%,同比上升6.10個百分點;推動銀登掛牌轉讓財產權信托受益權投資,降低風險資產耗用的同時增加收益水平,全年累計投資銀登掛牌轉讓財產權信托受益權90.10億元,底層資產均為較為分散的消費類貸款和小微企業貸款。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向記者提示道,目前銀行投資收益面臨的主要風險還是流動性,尤其是同業剛兌被打破,流動性分層十分明顯,如果后續仍有類似風險事件,投資收益占比過高的中小銀行風險堪憂。
 
某城商行資管部人士告訴記者:“對于買賣債券獲得投資收益的情況,要注意的風險是現在利率已經降得比較低了,后續如果出現利率回升會造成投資收益下降。”
 
評級報告指出,寧夏銀行也正以零售轉型作為未來的發展方向,加大按揭和消費信貸投入,但個人經營性貸款下降導致個貸業務余額與2018年初持平。
 
某城商行管理層告訴記者,近年來,零售轉型已經成為中小銀行未來的發展方向之一,但中小銀行轉型零售的基礎比較薄弱,還需要進行零售業務系統建設。
 
不良貸款率已達3.79%
 
評級報告指出,寧夏銀行盈利能力明顯弱化的一個原因,還有資產質量下滑導致撥備計提壓力加大。
 
評級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底,寧夏銀行貸款撥備計提方面,該行壓降不良貸款偏離度,資產質量明顯下滑,撥備計提壓力加大;同時該行使用預期信用減值模型,對貸款整個存續期內預期信用損失計提減值準備,計提力度顯著提升,全年該行計提貸款損失準備17.53億元,同比大幅增長10.19億元,撥備費用在撥備前利潤中的占比較2017年上升31.49個百分點至73.34%。
 
不過,在不良貸款率方面,2016年、2017年、2018年末,寧夏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81%、2.20%,3.79%,呈逐年上升趨勢;這三年寧夏銀行的撥備覆蓋率分別為236.56%、183.32%、145.15%,呈逐年下降態勢。記者注意到,寧夏銀行2018年三季報數據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寧夏銀行的不良貸款率曾一度升至4.1%,撥備覆蓋率下滑至116.64%。
 
信貸資產方面,評級報告稱,2018年以來,受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產業結構升級、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政策深化以及市場需求疲弱等因素影響,寧夏銀行鋼材、煤炭、建材、水泥等行業貸款風險持續暴露。同時,寧夏銀行異地分支機構對當地客戶關聯方風險和行業風險把控能力較差,也進一步加大了該行信用風險。截至2018年末,寧夏銀行本息逾期貸款金額和逾期率分別為39.76億元和5.63%,其中逾期90天以上貸款占比3.49%。2018年以來,為壓降不良貸款偏離度,該行將本息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計入不良貸款。2018年該行累計新增不良貸款49.81億元,其中銀川地區新增29.09億元,天津及西安分行分別新增9.38億元和4.04億元。
 
同時,記者注意到,在2018年10月,寧夏銀行曾更換了董事長、行長,目前業績情況成為了新任管理層的壓力。針對寧夏銀行的經營情況,新任管理層對于該行的經營有哪些影響和引導等問題,記者聯系了該行,不過該行表示近期不接受采訪。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