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制造電影走向文化工業

2019-08-11 10:14 | 來源:未知

中國制造電影走向文化工業
 
上映一個半小時就過億,上映三天破四億,并且還在以“一天兩個億”的速度飆升,8月5日,截至17點,動畫 電影 《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達到24.48億,超越《捉妖記》(24.40億),成為內地動畫電影 票房 冠軍。《哪吒》火爆的背后有哪些助推因素?有了爆款作品,能不能形成產品?
8月4日晚,《央視 財經 評論》節目,邀請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與 央視財經評論員劉戈共同解析。
“哪吒”橫空出世真的意外嗎?
孫佳山:暑期檔+好題材成就爆款作品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 孫佳山:這部影片能夠獲得成功有一個客觀條件,因為在 暑期檔,適合合家歡電影不斷發酵。這部電影的節點又恰恰是在暑期檔,看電影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消費,而且 又是西游題材,比如《大鬧天宮》《哪吒鬧海》《西游記》《大話西游》都擁有非常好的受眾基礎,所以它的成功是多方因素合力帶來的。
劉戈:“哪吒”既是好作品更是好產品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 如果說《大鬧天宮》《哪吒鬧海》是非常經典的好作品,那么《哪吒之魔童降世》既是好作品,更是好產品。
什么是產品?什么是作品? 作品是藝術家對藝術的一種表達,而市場不作為主要考量因素。按照這個標準,1979年的《哪吒鬧海》就是一群藝術家用手工的方式,對中國古典文化進行新創作的一個經典動畫作品。而今天的“哪吒”,更多是照著非常標準的產品來生產:比如 什么時候上映?選暑期檔這種合適的時間。 從人物設定上,要能夠引起不同受眾群體共鳴,比如里面的媽媽就跟傳統中國動畫電影、故事完全不一樣,她更像白領母親,因為在職場打拼,所以沒有時間陪孩子,跟孩子一起踢毽子,這是時下非常受關注的親子關系問題;父親的角色,也很像現在流行的奶爸,很有責任感,對孩子充滿愛。這些元素設計、運用得非常好,再經過公司團隊的反復錘煉,才打造了一個好產品。
國產動畫電影有望崛起嗎?
孫佳山:國產電影走向文化工業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 孫佳山:這部影片背后實際上有幾十家公司參與,說明產業集中度遠遠不夠。因為電影是文化工業,而國內的文化工業水平還有很大提升空間。以動畫為例,動畫跟電影電視不一樣,是靠視覺特效,而這個領域,一是集中度不夠,二是在關鍵技術領域沒有完全實現中國制造,需要進一步提高。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年來,我們能拿得出手的動畫電影屈指可數的重要原因。
劉戈:國產動畫正走上中國制造的發展路徑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 其實從“哪吒”這部影片來看,中國國產動畫產業正在走向中國制造發展的路徑。
到目前為止,大量公司都是采取分工協作的模式。如果生產一臺手機,有的公司只做系統集成,在方圓一兩百公里范圍內,就可以找到無數小企業和它協作,提供各種配件。 這個行業里集中了很多小公司,它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優勢,最后就形成了完整的供應鏈。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可能也是中國動畫電影以后的發展路徑。
孫佳山:實現高質量發展中國電影還要苦修內功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 孫佳山:中國電影若想實現高質量發展,肯定要先優化自身內部結構,修煉好內功。盡管這兩年,中國的電影行業實現了高速發展,但內部還有些問題。比如票房結構有待進一步完善,因為 成熟的電影工業體系背后一定有穩定的票房結構,而現在的票房結構,除了春節檔穩定,其他檔期,包括暑期檔其實都沒那么穩定;
另外,內部增長空間,也正在進入到新發展周期。通俗地說就是電影觀眾的增量,在一個周期內已經見頂, 簡單靠觀影人數、票房數量增長,這種模式在電影行業很難持續下去;
同時,中國電影觀眾的觀影習慣也在發生變化,是否有好電影產品滿足消費者需求,將成為這個行業急需解決的問題。這恰恰也說明電影行業其實還有很多空間,關鍵是怎么調整、適應,才能實現整個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