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費改”三周年:只是中場,而非終局

2019-08-09 11:09 | 來源:未知

“96費改”三周年:只是中場,而非終局

如果以2016年9月6日起正式實施的“96費改”557號文為標志,新一輪刷卡手續費改革至2019年9月6日恰好已經進行了整三年,而此時距1990年代初期中國支付行業刷卡手續費調整的開端已逾三十年。
“96費改”是中國銀行卡產業發展三十年來最為重要的一次改革,也是中國銀行卡產業發展進程的縮影。
“96費改”摒棄了原來按照行業采取不同費率標準的模式,同時對借記卡和貸記卡實行不同的交換費費率上限標準,為了激發收單市場活力,放開了對于收單服務費的管控,由收單機構與商戶根據市場化原則自行議定商戶結算手續費價格。
應該說,“96費改”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費改本意側重于降費降本,同時治理之前市場出現的套碼等亂象。施行三年以來,費改達成了政策制定的初衷,商戶收單成本大大下降,銀行卡收單市場亂象得到遏制,市場秩序更加有序。
據中國銀聯測算,新政實施后,全國各類商戶合計每年減少刷卡手續費支出約74億元。其中,餐飲娛樂等行業商戶貸記卡、借記卡交易的發卡行服務費、網絡服務費合計可分別降低53%-63%,百貨等行業商戶可降低 23%-39%。
市場總是在發展變化。這三年間,支付創新層出不窮,線上和線下融合發展的勢頭愈發明顯。在此大背景下,價格體系也出現了進一步改革的可能。比如,新的刷卡手續費定價機制仍然聚焦線下收單市場,對于業已市場化的線上市場未有進行一并管制,未來應該考慮將線上線下的價格統一。
所以,像中國的所有改革一樣,“96費改”也只是改革的中場,而非終局。
銀行卡收單市場亂象得到遏制
在“96費改”之前,中國的銀行卡市場共經歷過4次價格改革:
第一次定價是在1992年。1992年,中國人民銀行頒布298 號文件《信用卡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各銀行向特約商戶收取信用卡交易回扣比率在1%~4%之間;
第二次價改是在1999年。1999年,中國人民銀行頒布17 號文件《銀行卡業務管理辦法》,第一次將手續費進行行業劃分,并且制定了利潤分配機制。那時,銀聯尚未成立;
第三次是在2004年。2004年,中國人民銀行批復126 號文件《中國銀聯入網機構銀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辦法》,辦法固定了發卡行收益和轉接清算機構網絡服務費,收單方收益則由收單機構和商戶協調確定,業內將該定價模式歸納為7∶1∶X。這種模式有利于收單行根據自身業務需求進行手續費定價,這次價改助推了POS機具的鋪設。
第四次是在2013年。2013年,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關于優化和調整銀行卡刷卡手續費的通知》(發改價格〔2013〕66號)和《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切實做好銀行卡刷卡手續費標準調整實施工作的通知》(銀發〔2012〕263 號)相關規定,境內銀行卡受理終端發起的消費交易的發卡行服務費和銀行卡清算組織網絡服務費實行政府定價,收單服務費實行政府指導價。商戶類合并調整為四大類六小類,費率水平有較大下降(平均降幅為23%左右),發卡行、收單機構和清算機構三方分利比例為7∶2∶1。
第五次就是2016年的“96費改”。在“96費改”之前,銀行卡收單市場的積弊多年。集中的問題在于套碼、切機、信用卡套現、渠道套用等方面。
“96費改”的實施不僅讓行業分類取消,也讓刷卡費用下降,并且由之前的政府定價轉為收單機構市場化定價,從而導致了市場化競爭加大,加劇了行業洗牌。基于借貸分離和統一商戶類別等方面進行的規范,收單市場的違規行為也漸漸失去了“業務空間”,包括行業內長期存在的套碼、切機、信用卡套現和渠道套用等亂象。
對一些不夠規范的支付機構來說,違法套碼空間不再,盈利空間進一步被壓縮。“96費改”前,行業分類不同對應差別費率,對應不同的MCC碼,是判斷交易商戶結算手續費標準的主要依據。其中,餐娛類商戶刷卡手續費最高,為1.25%;一般類為0.78%,民生類則為0.38%,如由餐娛類商戶套碼至民生類,則可節約一筆不小的費用支出,套碼也因此盛行于市場間,并成為行業“公開的秘密”。
但在“96費改”后,行業分類被取消,統一商戶類別令套碼行為失去了生存空間,套碼也成為了過往。
利益格局調整、促進行業優勝劣汰
“96費改”,讓發卡行、收單行和轉接清算機構的利益格局也發生了改變。新的價格政策實施之前,發卡機構、中國銀聯以及收單機構三方之間的分潤比例約為7:1:2,三方的收益是固定的,在這種固化的定價機制之下,收單機構的收益被限制,即使收單機構提供的收單服務和產品更為優質高效,由于剛性價格政策的存在,也難以從商戶獲得更高的結算手續費收入,對于收單機構營銷積極性有一定程度的挫傷。
新的價格政策實施之后,三方之間的分潤比例出現了調整,考慮到目前發卡機構和中國銀聯收取的交換費和網絡服務費費率均按照上限收取,三方之間的收益比例約為5:1:1—5:1:3(借記卡三方收益比例的范圍,不考慮封頂費的影響)和6:1:0.3—6:1:3(貸記卡三方收益比例的范圍)。
而在新的價格政策之下,收單服務費實行市場化定價,有助于激發收單市場的活力。對競爭較為充分的收單環節服務費實行市場調節價,引導收單機構結合提供的收單服務內容、交易規模、商戶粘性等因素與商戶協商確定結算手續費費率,即不同的收單機構可制定差異化商戶結算手續費指導價格體系,擁有了更高的經營定價自主權,有利于激勵收單機構致力于豐富服務內容、開展差異化競爭,實現收單市場的優勝劣汰。目前市場的商戶結算手續費水平也反映了這一變化,部分綜合服務能力較強的收單機構可以獲得較高收益,而經營水平較差的收單機構在競爭中處于劣勢。
從這三年的實踐來看,價改有助于收單市場的整合和收單服務內涵和水平的提升。一是取消商戶區別定價政策的實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此前行業內套碼、跳碼等違規行為的泛濫,促進收單市場的公平競爭。
二是具有綜合服務能力的大型收單機構依靠專業化增值服務能力取得競爭優勢,在豐富服務內涵、提升服務水平、推進服務產品升級方面增加投入,提升了整個收單市場的專業化服務能力。
三是在新政下收單服務更趨規范,單純做收單服務、增值服務能力匱乏或風控能力不足的小型收單機構可持續發展空間較窄,郵遞已經訴諸“退出、兼并”等道路謀求發展,客觀上有利于市場的規范健康發展。
未競之局
當然,新政實施過程中也出現了部分商戶拒絕受理信用卡交易、傳統收單機構收入減少、線上線下發展不平衡、支付機構賬基交易與銀行卡交易關系不明晰等問題。
比如,這次費改造成了一些商戶的抵觸行為,特別是房地產、汽車、高檔奢侈品等行業。但從中國銀行卡產業發展長期效應來看,這個“陣痛”正是對過去銀行卡產業走入一些誤區的糾偏。
在盈利的訴求下,一些線下收單機構不得不轉投線上,線上線下收單一體化成為大勢所趨。其中,聚合支付成為了不少收單機構布局線上的一個主要方向。
同時,依靠其便捷高效且成本低廉的優勢,二維碼支付業務迅速進軍線下收單市場。商戶可以通過收單機構布放的終端設備或者靜態二維碼支持持卡人通過支付寶、微信或者商業銀行APP進行支付,也可以自行打印張貼二維碼或者在手機端實時生成二維碼,通過轉賬的方式實現收款。
但是這也隨之帶來新的問題。
根據網上部分收單機構公布的條碼支付的商戶結算手續費價格,雖然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互聯網支付機構對線下零售商戶(包括超市、便利店、百貨/商圈/購物中心/綜合零售等 )實行 0.60%的費率,和銀行卡刷卡手續費價格基本持平,但是在刷卡手續費定價機制改革后,其向商戶收取的結算手續費費率可低至0.3%—0.4%左右,依靠低廉的掃碼支付手續費費率,對刷卡消費模式構成了一定沖擊,在客戶可通過刷卡、掃碼等多種方式付款的情況下,商戶對于客戶掃碼支付必然會有傾向性選擇。
然而,“96”費改的定價機制仍然聚焦線下收單市場,對于業已市場化的線上市場未有進行一并管制。收單機構通過該類互聯網支付機構開展線上和線下的支付業務,而且該類互聯網支付機構向收單機構收取的費率遠低于刷卡手續費定價政策中的交換費費率,給傳統的銀行卡業務“四方”模式構成了較大的沖擊,線上線下定價一體化的呼聲越來越強烈。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