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廠房變身城市“文化客廳”

2019-08-11 13:47| 來源:未知

老廠房變身城市“文化客廳”


  圖為運河老廠房改造后的室外全景。
核心閱讀
  “還河于民”不僅要打通杭州運河沿岸的綠色廊道,也要將這些成片的老廠房利用起來,賦予其適用于現代城市生活的文化功能,讓運河沿岸真正成為老百姓公共活動、休閑娛樂的集聚場所
  
  杭州這座歷史名城,是京杭大運河南端的終點,也是浙東運河的起點,大運河自北向南蜿蜒流過杭州城市注入錢塘江。在歷史長河中,大運河一直伴隨著杭州市的發展,也在城市興盛繁榮過程中發揮著較大作用。
  拱宸橋橋西曾是工廠聚集區,通益公紗廠(后來的杭州第一棉紡廠)、杭州土特產倉庫、杭州紅雷絲織廠都匯集在這一片不大的區域中。如今,這一舊廠房集中片區圍繞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打造出中國扇、刀剪劍、工藝美術三大博物館,形成博物館群,以博物館的文化效應帶動周邊區域發展,實現了工業遺產的成功轉身。
  運河工業的歷史變遷
  1897年,拱宸橋橋西,一座歷經8年籌備建設的廠房在紡織機的轟鳴聲中開工,這就是通益公紗廠,當時浙江省規模最大、設備最先進、最具社會影響的民族資本開辦的近代棉紡織工廠。古老的運河沿岸首次響起機器聲,一袋袋成品布料逆運河而上,拉開了杭州近代工業的序幕。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依托大運河水運交通的便利,紡織廠、絲綢廠、機械廠、造船廠等各類廠房在運河邊拔地而起,典型的有浙江航道建造工程處船舶修理處、杭州鋼鐵廠、大河造船廠、杭州土特廠倉庫、杭州紅雷絲織廠、國家廠絲儲備倉庫、杭州張小泉剪刀廠等。工業的發展也帶動了周邊商業和居住的興旺,“高低電火十分明,一片機聲鬧不清。向晚女兒都放出,出檐汽笛作驢聲”,杭州大運河沿岸呈現出興盛熱鬧之景。90年代開始,杭州大運河邊的這些工廠逐漸遷移、關閉,周邊原來依靠工廠而興旺的居住區、商業街也隨之冷清了下來。
  上世紀末以來,杭州市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失去了生產功能和經濟效益的大量老廠房,占據了大片土地資源。杭州市委市政府針對這一城市問題,提出了“還河于民、申報世遺、打造世界級旅游產品”三大目標,展開運河綜合整治與保護開發工作。成片的老廠房成為運河沿岸綜合保護整治過程中的重中之重。這些老廠房見證了杭州近現代工業發展,承載了一代人的記憶,與大運河緊密相連,是大運河文化遺產重要組成部分,必須予以保留。而且,“還河于民”不僅要打通運河沿岸的綠色廊道,也要將這些成片的老廠房利用起來,賦予其適用于現代城市生活的文化功能,讓運河沿岸真正成為老百姓公共活動、休閑娛樂的集聚場所,沿運河形成一道連續的線形工業景觀。
  積極保護、適度干預、合理利用
  運河老廠房大都具有體量高大、結構牢固、空間寬敞等特點,具有很強的再利用可能性。2008年起,浙江省古建筑設計研究院參與到運河邊工業廠房的有機更新設計中,秉持“積極保護、適度干預、合理利用”的基本原則,先后完成通益公紗廠、杭州土特產倉庫、杭州紅雷絲織廠、國家廠絲儲備倉庫等廠房的改造更新工程,在保護工業遺存自身獨特形象、空間特征和工業要素基礎上,將博物館、文化創意產業、酒店等現代使用功能融入老廠房,激活工業遺存,形成可持續發展的復興區域,讓歷史融入生活,成為城市的一部分。
  要激活這些工業遺產,需重塑老廠房與運河之間的關系。過去的老廠房都被包裹在高大圍墻中,與運河分隔開來。改造的第一步就是拆除圍墻,打破運河與廠區間的硬性界面,代之以植物、通透的廊道。廠房掩映在綠化和廊道之后,在視線上形成運河與廠房間的連通。同時,將廠區內院與碼頭之間通過硬質鋪裝聯系在一起,打造內外交融的活動場所,在空間上形成運河與廠房間的連通。
  老廠房主要有兩種存在形態,一種是由多個1—2層的單體廠房建筑組成的,包括通益公紗廠、杭州土特產倉庫;另外一種是單獨的多層廠房建筑,如杭州紅雷絲織廠。對于博物館功能而言,前者單體各自獨立,缺乏橫向的聯系空間;后者各樓層空間缺少變化,縱向交通聯系不足。兩者對于新功能植入都存在不同弊端。
  在改造中,針對多個分散排布的單體廠房建筑,以最大限度保留老廠房為基本原則,通過內部改造將老廠房用作展廳;新建部分與老建筑獨立布置,將公共服務大廳、報告廳、臨時展廳、教室、辦公和庫房等具有現代使用功能需求的部分置入其中;以輕質的鋼結構連廊把所有建筑聯系在一起。在建筑外觀風貌上,對廠房建筑特征立面完整保留,采取遠看整體協調、近看有明顯區分的策略,在老房子之上,適當搭配一些具有現代感的金屬和玻璃材料;在新建建筑設計上,以青磚、灰瓦、木板等傳統建筑材料為主,結合運用金屬構架、金屬隔柵、玻璃幕墻等體現時代氣息的現代元素,在整體形象上與老建筑和諧統一。
  對于類似杭州紅雷絲織廠的多層老廠房,有機更新中修繕保護精煉車間的鋸齒形屋架,清洗和修補力織—準備車間的窄凸窗和馬賽克外立面;調整建筑功能和平面布局,局部拆除樓板,通過引入“中庭”組織內部展示空間和縱向流線,改善采光通風條件;主體建筑頂層進行加層設計,提取“鋸齒形”這一紡織業的典型形態,強化工業特征。
  突出工業遺產產業特征
  運河工業遺產有自身獨特的形象和空間特征,以工業語言表達著自身所具有的工業美。對老廠房的煙囪、高窗、滑道等建筑構件進行保護,對場地中遺留的油罐、管道、吊架等構筑物進行保留,對老廠區林蔭道、紡織女工雕塑等具有時代感的景觀環境要素進行再利用,融入新的建筑和場地環境中,有利于工業遺產氛圍的塑造,引起使用者和參觀者的共鳴。
  杭州運河契弗利酒店坐落于杭州運河邊,由11棟原國家廠絲儲備倉庫的老廠房建筑改造而成,其中4棟倉庫建筑是具有時代特色的部分。酒店完整保留了老廠房建筑,沿襲了原倉儲建筑風格,原有的三層外窗、清水磚墻、歇山屋面、木樓地板、室外樓梯等進行了保護性修繕,未經雕琢的青磚上至今還留存著當年制磚廠刻下的印記。同時,結合新的使用功能需要,采用先進的保護理念和加固技術,在保留建筑內部原結構體系的基礎上新增一套鋼結構體系,用來承擔屋面、樓地面新增荷載,較好地處理了歷史建筑保護與功能更新的關系。在4座倉庫建筑中間,“十字形”的鋼結構玻璃頂長廊將一棟棟獨立的絲綢倉庫串聯成一體。玻璃穹頂下,成了酒店公共空間,人們愜意地坐著休息、閱讀、喝茶聊天。連廊體量高敞,視覺效果通透輕盈,與敦實厚重的主體建筑形成鮮明對比,具有較強的可識別性。在沿街部分增設極具現代感的服務中心入口雨篷,在廠房歷史的厚重中添加了現代時尚元素。
  今日,人們漫步于杭州大運河兩岸,已聽不到工廠機械轟鳴聲,看不見忙碌的工人,看到的是文化氛圍濃厚的博物館、兼具歷史與時尚的酒店。徜徉其間,舊日廠房斑駁的墻面、鋸齒形屋頂、木格子老虎窗依然在那里,靜靜地訴說著杭州運河邊的歷史故事。
  人們在這里體驗歷史的同時又品味著現代生活,譜寫著新的故事。新的功能為老廠房注入生機和活力,適應于現代使用需求的空間布局、裝飾裝修、設備設施植入其中,被現代杭州城市所接受。運河老廠房完成了它的華麗轉身,成為運河沿線一張新的文化名片,也為杭州這座城市點亮了新的“文化客廳”。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