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申遺時代運河文化傳承

2019-06-18 09:57| 來源:未知

后申遺時代運河文化傳承

  中國大運河是世界上開鑿時間最早、流經距離最長的人工運河,她和長城一樣,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征。大運河縱貫南北,連接東西,涉及遺產數量眾多,歷史文化價值罕與匹比,大運河對維護國家統一,促進經濟、文化交流發揮了重大作用。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46個世界遺產項目。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揚州作為一座運河之城,“應運而生,因運而興”。古運河孕育了揚州城市,貫通了揚州湖河,擴大了揚州地域,奠基了揚州文化。所以在展現運河魅力,傳承運河文化方面揚州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后申遺時代,如何傳承運河文化也是一項重點工作,為此揚州博物館分別在2018年和2019年策劃了“通·融——中國大運河文化特展”和“水蘊華章——大運河文物精品展”兩個展覽,從不同方面向觀眾展示了大運河文化的內涵與外延。

  以水為介 融會貫通

  通·融——中國大運河文化特展

  歷經千年的流淌,大運河便利了由古至今的航道交通,繁榮了沿線城市的商貿經濟,滋養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土壤。由此孕育而生的燦爛文明成了運河沿線城市最寶貴的精神財富,其以豐富的、多樣的形式凝聚在歷朝歷代的運河文物上,以獨有的、全新的面貌融入現代的工藝作品中,持續不斷地造福華夏兒女。經過近年來持續的治理和疏通改造,大運河航運將逐漸恢復。現在,大運河還被作為南水北調的主要路徑加以利用。古老的大運河重新煥發出青春的活力,繼續造福萬民。

  此次展覽的主題是中國大運河文化展,但由于時間等原因,展出文物僅僅局限在揚州地區所出土文物。所以如何策劃展覽內容,講好運河故事,展現運河文化魅力,以充分體現大運河文化的內涵成為此次展覽策劃的重點和難點。為此我們充分集思廣益,邀請專家建言獻策,最終確定以圖片和文物結合的方式,既用圖片展現運河沿線文化遺產的風采,又用揚州文物闡述運河歷史的源遠流長。

  揚州作為大運河申遺牽頭城市,近年來的保護、管理和利用成果頗豐,同時隨著揚州考古工作的不斷開展,揚州地區代表運河文明的特色文物逐年增加,這都為辦好此次展覽,綜合展現豐富的大運河文化提供了基礎。同時我們聯系運河沿線各城市,包括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安徽、山東、浙江等地,結合各地大運河申遺以來的成果展示和大運河申遺過程中整理收錄的精美圖片,最終形成以圖版展示大運河文化遺產、以文物展示大運河文化魅力的展覽方式。展覽分三個板塊,即大運河歷史沿革、各城市與大運河文化的關系以及運河文物魅力。

  結合展廳展線特點,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我們都是以圖版的形式呈現。大運河肇始于春秋,發展于隋朝,繁榮于唐宋,取直于元代,復興于明清,重整于現代。自開鑿至今,經歷了兩千多年的悠遠歷史。運河線路基于自然或政治等因素,在歷代發生著不同程度的變化,如帝都的改變和黃河的改道都曾導致大運河多次變遷。歷代在開挖和整治運河方面,出現了不少功臣名士,為后人留下了許多理論方法和實踐經驗。在第一部分“悠遠滄桑運河長”中,我們以春秋、隋唐、唐宋、元、明清和現代六段時間為節點,通過歷代運河的變遷圖展示運河的發展歷史,讓觀眾通過運河路線圖感受兩千多年的滄桑巨變。

  大運河匯集百川,流經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等6省2市。兩千多年來,她蜿蜒流淌數千公里,一路播撒文明的種子,滋潤了兩岸沃土,催生了座座名城,見證了他們的成長與變遷。所以第二部分重點展示運河沿線城市豐富而有各具特色的文化遺產。比如北京市的燃燈塔,河北廊坊的清代寶慶寺、清乾隆石碑、運河青龍灣三角區,河南安陽永濟渠、商丘通濟渠,安徽淮北柳孜運河碼頭遺址、宿州宋代石建筑碼頭,江蘇徐州窯灣古鎮、鎮江西津渡古街,浙江嘉興長安堰舊址等。

  文物演繹歷史 展現千年魅力

  大運河,這個世界上航線最長的古老人工水系,打破了中國自然河流東西走向的固有格局,也為中國封建社會經濟、文化、發展譜寫出耀眼的華章。大運河兩岸風景秀麗,文物古跡、歷史遺存星羅棋布,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極為豐富,是一條融自然生態、歷史文化和人文風情于一體的綠色遺產廊道。綿綿運河水,孕育著兩岸獨特的歷史人文景觀,傳承著大運河流淌不息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

  雖然第一、二部分主體是圖版,但此次展覽的核心仍然為文物。最初策展時,已立意明確:揚州是大運河原點城市,“活態運河”成就了世界文化遺產,在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的今天,揚州應當自覺當好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排頭兵,探索用文物講述名城故事、中國故事。為充分展現運河文化魅力,體現各時期運河文化發展特點,展覽從揚州地區出土文物中選取了近百件有代表性的運河文物,其中珍貴文物25件(套),包括隋煬帝墓出土文物、唐代各窯口瓷器、清代官窯瓷器等,它們都從不同方面展現了大運河的文化與功能。

  同時,在做形式設計時,此次展覽以展現大運河文化為主題,所以在主題色調方面,根據展覽大綱及展品類型,將展覽色調定為代表運河悠遠的湖水綠,展柜內配以悠遠深邃的灰色,突出此次大運河主題的源遠流長和蓬勃活力。

  為了突出展覽主題,給觀眾一種直觀視覺沖擊,我們特地對展廳入口進行了運河元素設計制作,使用波光質感的背光雕刻字,寓意運河文化的柔美含蓄。同時將前言文字制作在緊鄰弧形墻的入口版面上,并使用發光燈箱予以表現,在材質上采用波紋墻藝效果及電子波光燈等設備,烘托展廳入口處代表運河起航的藝術效果。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如果說,舉世聞名的萬里長城以東西向橫亙崇山峻嶺的大氣勢象征我們民族文化仁厚雄渾的一面;則大運河南北貫通五大水系形成兩千多年中國的經濟命脈,至今仍充滿活力,象征著我們民族高度智慧的一面。“通融——中國大運河文化特展” 充分讓觀眾領略到了大運河文化遺產的魅力。

  交流互鑒 奏響華章

  “水蘊華章——大運河文物精品展”

  邁入新時代,展覽是“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大運河文化資源,推進大運河文化帶的建設的一種重要方式,大運河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也永不落幕。為此,在“通·融——中國大運河文化特展”的基礎上,我們總結經驗、不斷創新,在2019年5月推出了“水蘊華章——大運河文物精品展”,此次展覽與“通·融”既有相同,又有不同。相同的是都是對大運河文化的展示與傳承,不同的是,后者無論在文物展示還是在展陳設計等方面都是對2018年展覽的提升、改造。

  為此我們多次赴北京、杭州、洛陽、淮北等大運河沿線城市考察、磋商,尋找展覽切入點。同時展覽大綱與文物清單也幾易其稿,終于完成了此次展覽的籌備工作。

  300精華文物 助力博覽運河

  大運河沿線的城市宛如一串光彩奪目的珍珠, 熠熠生輝。展覽期間,正值首屆大運河文化旅游博覽會開幕。作為運博會的重點活動之一,我們在策劃“水蘊華章——大運河文物精品展”時,結合運河發展的歷史特點,突破揚州本土限制,特別選取了運河沿線23家文博單位的300余件精品文物。展品時代跨度大、品類多、規格高,既有吳國青銅器,西漢的金銀器和玉器、唐代的三彩和長沙窯瓷器,元代青花瓷,明清宮廷瓷器,也有現當代大師制作的各類精美工藝品。

  京杭運河在隋唐大運河的基礎上截彎取直,在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時貫通,它把南方的經濟中心與北方的政治中心連接在一起,比溝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巴拿馬運河長21倍,比連接地中海和紅海的蘇伊士運河長10倍,比土庫曼斯坦卡拉庫姆運河長400多公里。

  進入展廳后,為讓觀眾感受大運河的恢宏壯麗,我們首先展示了來自浙江省博物館的《京杭道里圖》,這幅運河圖繪于清代,長達20米,圖中運河起于杭州終于北京,橫跨長江、淮河、黃河,蔚為壯觀。圖中山川重城皆有標注,風景名勝時有所見,人物行船歷歷在目,雖然畫作色彩因年久而失新鮮蒼翠,但卻更顯古老厚重。

  接下來,展覽以時代為脈絡,分別展出了“吳王夫差筑邗溝——早期大運河”“共禹論功不較多——隋唐大運河”“裁彎取直貫京杭——京杭大運河”“漪路繁華展風采——運河人家的美好生活”四個單元文物。通過各個時期、不同門類的文物,實證大運河沿線城市豐富多樣的文化交流,講述運河的開鑿對人口遷徙、經貿往來、科技交流、宗教傳播和生產生活方式、文化藝術的影響等,也展示大運河為沿岸城市居民帶來的美好生活,成為滋養中華民族的文化土壤!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