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需認清注冊制帶來的三大變化

2019-08-11 15:31| 來源:未知

企業需認清注冊制帶來的三大變化

8月11日,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張奧平在接受中國財富網專訪時表示,隨著科創板下注冊制改革的正式開啟,未來,企業將面臨著上市核心要求由財務指標轉變為實現市場化市值、信息披露要求更為全面,以及在嚴格的退市制度下,無法實現價值持續創造的企業被市場淘汰的三大變化。

變化一:企業上市核心要求將由財務指標轉變為實現市場化市值

張奧平指出,自1990年滬深交易所相繼成立后,我國企業的A股IPO制度即經歷了兩個主要階段,分別是審批制階段和核準制階段。2019年,隨著科創板及注冊制的落地,我國A股IPO制度正式步入全面向注冊制轉型階段,而在注冊制下,企業上市的核心要求將不再是財務指標要求,實現市場化的市值將成為重點。

“從科創板注冊制下的五套上市標準中可以明顯看出,其弱化了對企業利潤的考核、財務指標要求,允許尚未盈利的企業上市,上市條件更加多元化,采取市場化的詢價定價方式,所以,如何在理性市場的狀態下滿足上市市值要求是企業進行科創板IPO的核心。”

而如何才能具備支撐科創板上市市值標準的核心價值?張奧平表示,對于通過注冊制上市的企業而言,在上市前需不斷“修煉內功”,提升自身的真實價值,獲得市場上機構投資者的認可,而不是僅僅停留在滿足此前核準制下監管機構所要求的財務指標。

變化二:企業信息披露要求將更為全面,信批將成為審核重點

在信息披露方面,張奧平指出,全面的信披制度無疑是注冊制的核心配套制度。當前,科創板總體沿用了現行信息披露的基本規范,但同時,也針對科創板上市企業特點進行了差異化的制度安排:其一,是重點關注尚未盈利企業的信息披露;其二,則強化了企業股權質押、關聯交易等的披露要求。

張奧平表示,因尚未盈利企業的商業模式并未被市場所驗證,存在較大的風險,因此,對該部分企業進行差異化的信披要求則會有效降低市場風險。“例如,對尚未盈利的科創公司,要求披露尚未盈利的成因,以及對公司現金流、業務拓展、人才吸引、團隊穩定性、研發投入、戰略性投入、生產經營可持續性等方面的影響就是出于此種考慮。”

除此之外,張奧平認為,8月1日,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審核中心向券商下發《關于切實提高招股說明書(申報稿)質量和問詢回復質量相關注意事項的通知》,特別提到披露核心技術時需披露主要產品或服務的核心技術來源;在披露核心技術或市場地位使用"領先”“先進”等定性描述時需提供客觀依據等要求,顯示出注冊制下對于企業核心技術、核心價值的披露要求更加嚴格、細化,難以做到的企業最終將很難實現上市。

變化三:嚴格的退市制度將使得無法實現價值持續創造的企業被市場淘汰

“嚴格的退市制度與市場化的注冊制上市制度相匹配是更多成熟資本市場所采取的方式。”張奧平說,以納斯達克市場為例,其75%左右的企業在上市后3年內便會因公司破產、私有化等原因退市;市場年均退市率在6%左右,每年都會有上百家企業退市。“而此前,我國資本市場退市制度的不嚴格不僅造成了上市企業‘魚龍混雜’的現象,更使得上市企業的總體質量難以保障。目前,實行注冊制的科創板將實施‘史上最嚴退市制度’,推動市場進行‘優勝劣汰、有進有出’的持續健康發展。”

張奧平指出,科創板的嚴格退市制度主要包括四個方面:一是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包括信息披露重大違法和公共安全重大違法行為;二是交易類強制退市,包括累計股票成交量低于一定指標,股票收盤價、市值、股東數量持續低于一定指標等;三是財務類強制退市,即公司明顯喪失持續經營能力,包括主營業務大部分停滯或規模極低,經營資產大幅減少導致無法維持日常經營等;四是規范類強制退市,包括公司在信息披露、定期報告發布、公司股本總額或股權分布發生變化等方面觸及相關合規性指標等。

“從上述要求可以看出,當前的注冊制不僅僅要求企業的規范性,更要求企業具備持續發展經營的能力。所以,未來不具備價值持續創造能力的企業,在注冊制時代下,終將會被資本市場所淘汰。”張奧平說。



排球少年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