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操縱匯率議題威脅金融安全

2019-08-12 11:04 | 來源:未知

美方操縱匯率議題威脅金融安全

  美國不斷升級經貿摩擦,是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重要的外部擾動因素,也是國際金融市場不穩定的重大根源
 
  美國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簽,違反了經濟學的基本常識和國際社會的共識,令人難以信服。這一舉措無視中國推動匯率機制改革和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方面做出的不懈努力,嚴重破壞了國際規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了十分負面的影響
 
  “從國際合作的角度,美國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十分荒唐。”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朱雋在日前舉行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十幾年來,一直恪守G20領導人峰會的宣言精神,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于競爭性目的。
 
  回顧歷史,無論是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還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中國都展現出了大國擔當,承諾人民幣不貶值,為維護全球金融穩定作出了有益貢獻。朱雋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多個經濟體貨幣普遍貶值。當時,為防止亞洲周邊國家地區貨幣輪番貶值、危機惡化,中國主動承諾人民幣不貶值,有力支撐了亞洲金融市場的穩定。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從美國爆發,中國再次用行動實踐了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承諾,并且積極和周邊經濟體開展貨幣互換等合作,增強市場信心。
 
  “中國的舉措展示了負責任大國的形象,有力地支持了國際金融市場穩定,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和經濟復蘇作出了重要貢獻。”朱雋表示,2010年以來,有不少發達經濟體央行借鑒美聯儲在國際金融危機后的做法,與中國人民銀行建立了貨幣互換安排。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年來在對烏克蘭、埃及、蒙古和阿根廷4國的救助過程中,4國央行和中國人民銀行開展貨幣互換均被視為IMF放款的先決條件。最終4國融資缺口得以彌補,中國人民銀行與其開展的貨幣互換對危機救助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北京大學國發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人民幣互換現在已經成為區域和全球金融安全網的重要組成部分,發揮了金融穩定的功能。
 
  “國際合作的精神在當前尤顯珍貴。”朱雋介紹,2016年,全球金融市場出現波動,當時中國作為G20的主席國,在上海部長會期間,會同G20各方經過艱苦磋商,首次承諾就外匯市場密切討論溝通,重申將避免競爭性貶值和不以競爭性目的來盯住匯率,有效地消除了當時市場上對各國貨幣競爭性貶值的擔憂。在中國人民銀行的推動下,G20各方還承諾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貨幣、財政和結構性改革政策來恢復市場信心,促進和維護經濟復蘇。至今仍是G20各國加強宏觀經濟協調,共同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的典范。
 
  “通過觀察人民幣近一年多來的波動,我們發現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恰恰是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重要的外部擾動因素,也是國際金融市場不穩定的重大根源。”朱雋強調,美國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簽,違反了經濟學的基本常識和國際社會的共識,令人難以信服。這一舉措無視中國推動匯率機制改革和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方面做出的不懈努力,嚴重破壞了國際規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了十分負面的影響。
 
  黃益平表示,從最近匯率變化看,其實管理更多是為了減少短期、過大的波動。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人民幣面臨比較大的貶值壓力,其中一些管理是為了避免過度貶值,而不是為了推動人民幣貶值。
 
  近期,針對有專家提出的,我們應主動大幅貶值或主動大幅拋售持有的美元債的觀點,黃益平認為,這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他建議,人民幣匯率應加快走向有管理的清潔浮動,其好處是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減少誤解。更重要的是,這有助于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特別是在明年IMF要重新對特別提款權(SDR)做評估的時點。
 
  “不要跟著美國的指揮棒起舞。”黃益平說,我們要專注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歸根到底就是改革開放,一是在國內落實競爭中性,二是對外擴大開放,構建全面開放的新格局。
排球少年第二季